首页 >> 党史刊物 >> 陇原史话 >> 正文

环县的农业学大寨运动

2018-03-29    作者:王 政    来源:甘肃党史网    点击:

  1964年毛泽东提出“农业学大寨”不是偶然的。从当时全国形势看,由于“左”倾思想的错误指导,1958年的人民公社化和“大跃进”运动犯了瞎指挥、浮夸风、“共产风”的错误,再加上自然灾害和苏联政府废止合同,使我国国民经济遭受严重挫折。毛泽东非常关心农业的恢复和发展,但国家又不能以更多的资金支持农业。正在这时,他了解到山西省昔阳县大寨大队以自力更生精神,将“七沟八梁一面坡”的穷山沟改造成为“层层梯田米粮川”的事迹。一贯认为自力更生是立国之本的毛泽东,很自然地认为大寨的事迹符合他的思想,符合党的优良传统,真实地反映了广大农民要求摆脱贫困的强烈愿望以及由此而产生的巨大力量。因此,毛泽东决定在全国农村提倡大寨精神。

  1964年5月10日,毛泽东在听取国家计委领导小组汇报关于第三个五年计划设想时,插话道:“农业要自力更生,要像大寨那样。他们不借国家的钱,也不向国家要东西。”同年6月,毛泽东在中央工作会议上关于第三个五年计划的讲话中又说:“农业主要靠大寨精神,自力更生。”1964年12月,经过毛泽东和中共中央同意,周恩来在三届人大一次会议上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对“农业学大寨”学什么的问题作了精辟的概括,提出要学习大寨队“坚持无产阶级政治挂帅、毛泽东思想领先的原则,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精神,爱国家、爱集体的共产主义风格。”1966年8月12日,经毛泽东同意,党的八届十一中全会公报提出:“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全国学人民解放军,加强思想政治工作。”由此,全国学大寨运动在各地蓬勃开展起来。

  农业学大寨开始后,当时环县正在进行面上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环县广大干部群众学习大寨运动的积极性不太高。1965年10月7日至18日召开了全县三级干部会议,参加会议的有县、社、大队三级干部,农、林、水、牧、文教卫生、公交、财贸等县社各企事业单位的负责同志,县贫下中农代表,共865人。会议以毛泽东思想为指针,高举总路线和革命旗帜,刮东风,压西风,提倡鼓足干劲、力争上游,通过进一步传达西北局工作会议和省委三干会的精神,集中解决了当时干部对待革命和建设的松劲动摇、甘居中游、不求上进、“怕”字当头的精神状态,在统一思想、提高认识的基础上,用四天的时间部署了秋冬生产和面上的社教工作。县委要求各公社和大队、生产队都应该好好学习大寨,赶五十里铺、火烧沟,开展比学赶帮的社会主义竞赛运动。在木钵公社黄旗生产队召开了水土保持现场会,到会的其他各公社负责人在实地参观了黄旗生产队的梯田等建设后,都很感慨:不比不知道,一比就开窍,我们和大寨区别那是没法比的,先和黄旗看齐。为了树立先进典型,开展好比、学、赶、帮运动,县委把比学赶帮的重点放在各大队,围绕“八比”比思想、比干劲、比自力更生的革命精神、比互助互让的共产主义风格、比具体措施、比经营管理、比生产实践、比对国家社会的贡献。用传帮带的方法带出新的“徒弟”,由一点红到一片红,在全县形成一个学大寨、赶五十里铺、超本社先进大队的竞赛高潮。县、社干部深入农村蹲点调研,各级干部要参加集体劳动,为全县的大规模学习大寨运动奠定基础。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全县的农业学大寨运动迎合了“抓革命、促生产”的潮流。随着政治运动的深入,农村工作一方面继续开展农业学大寨,大搞农田水利建设,抓典型、树样板,开展科学实验、造肥积肥、选育良种等;另一方面“以阶级斗争和两条道路的斗争为纲”“割资本主义的尾巴”、批判“工分挂帅”“物质刺激”等所谓的“反革命黑货”,普遍推行了定额管理、死分活评、队级核算等形式的大寨劳动管理制度,进一步扩展了农业学大寨的含义。

  1967年1月23日,根据毛泽东的提议,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联合发出《关于人民解放军坚决支持革命左派群众的决定》。庆阳地区军分区执行“三支两军”(支左、支工、支农、军管、军训)任务,并成立庆阳地区农业生产领导小组(后改为抓革命促生产第一生产指挥部),环县的机构设置亦是如此。为了进一步贯彻落实党的八届十二中全会、元旦社论精神和毛泽东一系列指示,把农业学大寨变为推动全县斗批改、掀起农业生产新飞跃的强大物质力量,环县革委会于1969年冬和1970年春组织县、社、大队、生产队四级选派干部先后去大寨参观学习后,环县召开了第一次三代会(工人、贫下中农、红卫兵)会议,开始在全县大力推广昔阳三年建成大寨的经验,此后环县在全县掀起了农业学大寨的高潮。当时全县各公社组织精壮劳力,用椽帮堰打埂兴修水平梯田和条田,争取做到来年粮食不减产

  1970年,我国北方地区发生了大规模的干旱,位于毛乌素沙漠边缘的环县遭受了40年罕见的旱、冻、雹等灾害袭击。其中旱灾造成162头大家畜、1380只羊死亡。南湫等5个公社人畜饮水需往返30公里,有的甚至到60公里外的地方取水。鉴于此种情况,1970年8月25日至10月5日,国务院召开14个省、市、自治区代表参加的北方地区农业会议(简称北方会议)。会议认为,“几年来农业生产遭到严重破坏,粮食总产量增长缓慢。特别是北方14省、市、自治区的粮食不能自给”。与此同时,9月23日《人民日报》发表“农业学大寨”的社论,更加坚定了农业学大寨的信心,也加快了农业学大寨的步伐。

  10月30日,甘肃省革委会发出《关于贯彻北方地区会议精神,进一步开展“农业学大寨”群众运动的指示》。庆阳地委立即响应,在三岔迅速召开农业学大寨的全区四级干部现场会议,认真传达学习省革委会的指示精神和《人民日报》的社论。会上提出了“远学大寨赶昔阳,近学平子 快上岗”的口号和“学大寨人,超大寨产,三年人均千斤粮”的奋斗目标,通过贯彻精神,照镜子,寻找差距,总结工作,突出解决了思想认识方面的问题,着力提高了各级领导干部对学大寨重要性的认识水平。至此,全县进一步掀起治理农田、兴修水利、改善农业基本条件的新高潮。各公社在坚持工程措施和生态措施相结合、水土保持和治水改土相结合、专业队和群众运动相结合、大中小队相结合的方法,采取以大队为基础集中治理,以生产队为单位分散治理等措施,组织专业队常年战斗在田间,提出因地制宜的方法——缓坡山地修梯田,陡坡山地弃耕植树种草,川台塬地修成条田,沟头打涝池,修沟头防护坝,沟道打坝淤地,荒山修水平台阶,鱼鳞坑植树造林。在毛泽东主席革命路线(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指引下,贯彻“以粮为纲,全面发展”的方针,全县人民鼓足干劲,掀起“天大旱、人大干 ”,大打抗灾自救、奋力回天的人民战争。首先成立改土领导小组,成立了由贫下中农、县社两级干部、技术人员组成的联合调查小组,对全县的山山水水进行了实地勘察,因地制宜,提出整改意见;选用耐旱的种子;广开肥源,增加肥料等等。环县经过两年的苦干,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全县共新修水利工程134项,其中水库17座,总库容量1770万立方米,滚水坝4座,灌溉渠4条,淤地坝61座,可淤地4772亩,机电提供站48处。新建水电站2座,装机容量112.5千瓦;新增有效灌溉面积15770亩,新增保灌面积17611亩,累计达到25711亩;新修水平梯田28219亩,水平条田124344亩。县北人畜饮水困难地区发动群众打井674眼,打窖8600多口,挖涝池740多个。全县的农业机械化程度不断提高,两年来增加中小型拖拉机29台,累计达到53台,手扶拖拉机45台,累计达到58台,各种农副产品加工机械622台,架子车6810辆,各种排灌机械增加了51台。虽然环县遭受了40年不遇的大旱,但随着农业生产条件的初步改善,粮食总产量达到10739万斤,比1966年增长了24万斤,曲子公社的刘家塬、南湫公社的双井子、毛井公社的高米洼、小南沟公社的龙天子、洪德公社的大户塬等5个生产队人均产量达到千余斤。这一时期,林业、牧业、副业生产也有了较快的发展。两年来共造林113242亩,育苗9929亩;畜牧业生产得到巩固和发展,大家畜达到82700多头,羊达到533000多只,生猪达到76500多口,1973年全县副业收入达到387万元,比1966年增长了31%。全县的“五小”工业、交通运输业、商业财贸、文化教育、卫生事业也有了提升。总之,两年多来环县在农业学大寨方面取得了一定成绩,在一定程度上克服了自然灾害,解决了人民的生产生活问题,推动了环县社会经济的缓慢发展。整个农村形势趋向好转。

  1975年9月15日,全国农业学大寨会议在山西省昔阳县召开,会上发出“全党动员,大办农业,为普及大寨县而奋斗”的号召。当时的意图很明显,欲想造成一个由大寨村到大寨县,再到大寨省、大寨国的滚雪球效应,以彻底解决中国的农业问题。庆阳地委书记、副书记及各县县委书记参加了会议。甘肃代表就“通渭长期落后,究竟是条件问题,还是路线问题”进行专题讨论。通过分析,认为“通渭长期落后的原因不在条件在路线,不怨群众怨领导。”参加会议后,庆阳代表们表示,一定要全党动员,大办农业,向大寨那样,全面规划,加强领导,大搞群众运动,战天斗地,大干苦干三五年,粮食产量翻一番。9月18日至20日,环县合道、虎洞、山城等5个公社遭受持续40分钟的冰雹袭击,雹粒小如核桃,大如鸡蛋,地面积雹厚3至7厘米;20日,耿湾、山城、甜水等公社遭受早期霜冻。雹、冻灾面积35758亩,粮食减产300多万斤,油料减产3万多斤。省、地调拨粮食救济环县的受灾群众。12月4日至20日,环县县委在木钵召开县委常委会和常委扩大会议,传达了全国农业学大寨会议精神,听取了木钵公社一年大干、一年大变的汇报,并讨论落实了环县取得的成绩,对个别学大寨落后大队、生产队进行了通报批评和单独补课。

  1976年1月3日至5日,中共庆阳地委举行常委扩大会议。会议主要学习毛泽东的新年献词和两报一刊元旦社论、中央有关文件,传达省委扩大会议精神,安排讨论当年各项工作和生产任务。6日,地委就会议情况向省委提出报告。环县县委革委会根据中央和省委要求,深入批判林彪等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认真传达学习了会议精神,并对近三年来农业学大寨的经验进行了总结。近三年来,环县新平田整地209800亩,比1973年以前平田整地的总和增加了1.7倍,人均1.6亩。三年来,新建水利工程554项,其中自流渠道2处,水库塘坝9座,机井68眼,人畜饮水工程10多处,新发展有效灌溉面积35900亩,保证灌溉面积29300亩。在国家的大力支持下,农业机械化程度有了较快的发展,新增中型拖拉机81台、手扶拖拉机358台,农用卡车增加了16辆,全县有20%左右的生产队基本上实现了农副产品加工机械化,28%的生产队实现了打碾机械化;全县有17个公社,22个大队,53个生产队通了电。科学种田有了新发展,全县有51个大队成立科研室,从事农业科学研究人员达180多人,主要粮食作物的良种化程度提升较快,良种播种面积由1973年的55%上升为85%;推广新耕作制度,耕地面积增加到9万多亩。1974年全县粮食总产量16500万斤,比1970年增长了40%,1975年粮食总产量16800万斤,1976年虽然遭受到自然灾害的侵袭,夏田产量达到7500万斤,秋田如果成熟的好一点,可以达到1975年的水平。同时,出现了一批亩产跨“长江”、过“黄河”、上“纲要”的大队和生产队,有8个公社人均产粮过千斤。1971年至1973年,环县每年平均给国家交粮818万斤;1974年、1975年平均交粮食2063万斤。林、牧、副多种经营也有了较大的发展,三年植树造林113000多亩、2800多万株,种苜蓿271000多亩。生猪存栏达到86000多口,户均2.22口;大家畜存栏达到80000头,羊50多万只。1974年多种经营收入707万元,较1971年增长了71%,1975年达到890万元。农村社队的基础建设也有了长足的发展,近三年修公路、机耕道路67条,社社通汽车、拖拉机的大队增加到174个,修队部509处、文化室290处。

  1977年1月5日,中共庆阳地委召开常委扩大会议。会议主要传达、讨论贯彻第二次全国学大寨会议精神,总结学大寨、普及大寨县运动的经验,学习中央领导有关学习大寨的讲话精神,对照大寨、昔阳找差距,鼓足干劲添措施。14日,地委印发《张效飞同志在地委常委会扩大会议结束时的讲话》。会议确定: 1977年的中心任务是深入开展揭发批判“四人帮”的群众运动,苦战3、4年,力争1980年在全区普及大寨县。1977年1月11日至18日,环县召开了全县四级干部会议,参加会议的共2300多人。会议认真学习了第二次全国学大寨会议精神,重点表彰奖励了在农业学大寨运动中取得显著成绩的30个大队、63个生产队及71名公社干部。县委、县革委会领导都作了农业学大寨的交流发言。最后,县革委会主任强调,大搞农田基建,改山治水核心要做到“四要”,即:要制定大搞农田基本建设的长远规划,以改土治水为中心,实行水、田、林、路同步治理;要因地制宜确定主攻方向,集中力量打歼灭战,分期治理,做到当年见效;要组织专业队,坚持常年搞农建,集中力量抓好水利建设和当年见效工程,搞好工程配套;要采取专业队和群众小突击的办法,维修渠道,做到长远建设和当年生产有机结合,以长远促当年,以当年保长远。县委要求,要进一步深入开展学大寨的群众运动,传达好这次会议精神,迅速掀起学先进、赶先进的革命热潮,把大寨的根本经验学到手,进一步发展全县革命和生产的大好形势。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后,虽然农村的中心工作有了很大的调整,农村改变了人民公社体制,实行家庭联产承包制,但环县的农田基本建设工程仍在继续,环县的经济也在缓慢的发展。据统计,1980年,全县粮食总产量6305.5万公斤,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390万元,固定资产投资292万元,农民人均纯收入143元。农业学大寨是上世纪中国农村为改善生产条件所进行的一场革命,虽已过去40多年了,但回顾那段不平凡的岁月,却给人们留下了一些反思。环县地区农业生产条件的改善,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农业学大寨运动带来的:一是水平梯田使用单位面积产量不断提高;二是部分农村“三跑田”的坡地修成梯田后,“三跑田”变成了“三保田”,有效防止了水土流失,改善了生态环境;三是为今后农业产业结构调整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当然,盲目地、生搬硬套式地学习大寨经验所带来的负面影响,也是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不能忘记的教训。(作者单位:环县县委党史工作办公室)


(责编:党宣)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