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史刊物 >> 专题研究 >> 正文

论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对中国农村的贡献及其对当代大学毕业生就业农村的启示

2018-03-29    作者:徐玉金    来源:甘肃党史网    点击:

  知识青年(以下简称知青)上山下乡运动,是一场长达近30年、涉及人数达近2000万人的社会政治大运动。因此,知青运动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研究的重要内容之一。该领域的研究,肇始于20世纪70年代,已经历了四个时期,并取得了丰硕成果,即:“20世纪70年代中期到1985年为萌芽期,1986至1994年为初潮期,1995到1999年为高潮期,2000年以来为后高潮期。” 但较少涉及知青上山下乡运动对农村的贡献,更遑论知青运动对当今大学毕业生就业农村启示的研讨。故本文以“知青上山下乡运动”为研究对象,试论知青对中国农村的贡献及其对当代大学生就业农村的启示。

  一

  知青上山下乡运动开始于20世纪50年代初,结束于70年代末。50年代初,我国开始实行“三大改造”,到1956年改造完成,实现了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公有制,知青上山下乡运动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开始和发展起来。

  50年代初,我国通过“动员建国初期失业人员还乡生产” 和“在中小学毕业生中加强劳动教育,使其有务农的思想准备”两次事件后,为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营造了良好的社会氛围。1955年,毛泽东在看到河南郏县大李庄乡《在一个乡里进行合作化规划的经验》一文后,写下了以下按语:“这也是一篇好文章,可作各地参考。其中提到组织中学生和高小毕业生参加合作化的工作,值得特别注意。一切可以到农村中去工作的这样的知识分子,应该高兴地到那里去。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毛泽东的这一按语“具有广泛持久的号召力,它不仅标志着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在全国范围内启动,而且成为以后20多年各地政府组织动员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指导思想,也是激励千百万城镇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精神动力。”这样,知青上山下乡运动的序幕正式拉开。

  知青上山下乡运动,经历了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20世纪50年代初期至60年代中期。“1956年1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在《1956年到1967年全国农业发展纲要(草案)》中指出:‘城市的中、小学毕业的青年,除了能够在城市升学、就业的以外,应当积极响应国家的号召,下乡上山去参加农业生产,参加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事业。’这时,大批的知识青年听从党的号召,参加了上山下乡运动。”1其出现原因是为了解决“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对我国造成严重的经济困难以及解决青年富余劳动力急需就业这两个问题。这一时期的知青上山下乡运动的特点,只是停留在小范围状态,还没有发展成为大规模的群众运动。这一时期的知青怀着建设祖国的志向,响应党和国家、毛主席的号召,自觉自愿地参加了这场运动。

  第二阶段是20世纪60年代后期至70年代后期。1966年夏,“文化大革命”爆发,引起社会各方面的混乱,知青也被卷入“造反”、大串联的浪潮之中,上山下乡运动受到影响而被迫停止。1967年7月9日,《人民日报》发表题为“坚持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正确方向”的社论,说服城乡群众支持或欢迎逗留城镇的下乡青年迅速返回,参加农村的“文化大革命”。1968年5月4日,《文汇报》以“坚持同工农相结合的大方向”为题发表社论,呼吁“一切有作为的青年,一切应届毕业生,应该下定决心,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到工矿去!”1968年12月22日,《人民日报》刊登了甘肃省会宁县下放城镇居民的消息。尽管在这批下放人口中,知青为数不多,《人民日报》在编者按语中却突出了这方面的内容。编者按语称:“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要说服城里干部和其他人,把自己初中、高中、大学毕业的子女,送到乡下去,来一个动员,各地农村同志应当欢迎他们去。”这样,全国知青都响应毛主席的号召,很快在全国范围内形成了上山下乡的高潮。“全年(指1968年)上山下乡的城镇知青199.68万人(不含大专毕业生),其中,到人民公社插队的165.96万人,到国营农、林场的33.72万人。此外,还有60万城镇居民下乡。”与第一阶段的知青上山下乡运动的原因不同。这次运动的原因是:结束红卫兵的需要;培养“反修防修”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的要求;教育体制改革的影响。这一时期的知青上山下乡运动,是在“文化大革命”的背景下,受到极“左”思潮的严重影响,所采取的是极端的绝对化的做法,运动具有“被动性”,绝大多数知青并非是怀着对祖国作贡献的志向,而是不情愿地走上了这条曲折的人生道路。更为重要的是,这一时期的知青上山下乡运动具有“歧视性”,上山下乡的对象往往是家庭出身有问题的,这使很多知青在心理上无法接受,也感到了一种政治上的压抑。但这里需要强调的是,即使是被动的,知青插队农村,他们对农村地区所作的巨大付出和贡献,我们是绝对不能忽略的。

  1976年10月,随着“文化大革命”的结束,知青上山下乡运动的大潮也开始跌落。国家开始调整知青政策,采取逐步缩小上山下乡的范围、妥善解决知青问题、安排知青回城、开展慰问活动等措施,逐步取消这场运动。“1981年底,国务院知青办并入国家劳动总局,各省、市、自治区也仿照办理。至此,历经20余年的城镇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已告结束。”


  二

  知青上山下乡运动的形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进入到生产建设兵团和国营农、林、牧、渔场;一种是到农村、农社、生产队插队。而在农村插队的知青占知青总人数的70%以上。知青到农村后,怀着对党和国家最朴素的感情,用他们的青春和汗水,服务于广大农村地区,并作出了较大贡献。

  (一)知青在上山下乡运动中,给广大农村带去了先进的农耕技术

  上世纪50年代,中国广大农村地区仍然延续着千百年来最为传统的农业生产方式,生产力极为落后,可以说是“靠天吃饭”。在农耕技术方面,仍然用牛耕人锄等最为古老的耕作方式,农业产量很低,很难维持温饱,遇到自然灾害,更是雪上加霜,严重影响着农民最基本的生活需求。

  当知青上山下乡运动开始后,广大知青的插队到广阔的农村,利用自己所学的知识和技能,发挥自己的长处,给贫困的农村地区传播先进技术。他们不但推广农业科技,开展农业实验,改良土壤,培育新品种,而且还把一些如拖拉机等农用机械推广到农村,实现了部分农村地区的机械化耕作方式。这样,就使广大农村地区的生产力有了明显的提高,粮食产量也不断增加。同时在广大知青中也涌现了一些先进人物,譬如“广东知青周汉华在育种方面成绩显著;吉林省的吕根泽、崔炳润,在水稻栽培方面取得了良好成果;陕西省的何文义在土化肥研究方面有所造诣。此外,江西有在改造低产田方面做出成绩的宋喜明,旱地育秧和水稻杂交良种培育取得成果的何来昌,等等。”国务院知青办于1981年1月收编的全国先进下乡知青人物集《真实的故事》一书,缺广西、云南、青海,当时虽未公开发行,但书中附录了一篇先进知青人物名录,记载了不少在农业技术方面有突出贡献的知青,例如:北京的王云霞,山西的宋宽,黑龙江的顾雪妹、李志林,吉林的柳昌银、张凤娟,上海的戴松玲,江苏的杨正山、王婉敏,安徽的杨岗,江西的朱成,河南的王长江,广东的莫保荣,贵州的李正义,新疆的杨永青等。

  (二)知青在上山下乡运动中,从事各项社会活动,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农村地区的文化生活面貌

  知青,顾名思义,即有科学知识和文化的青年。而当时的中国广大农村地区,有科学知识和文化的青年寥寥无几,大多都没有上过中学,甚至有不少青年依然是“文盲”。但当时的城镇居民受教育程度相对较高,基本都接受过中学教育,具有一定的文化水平,所以说知青到农村后“大有作为”。知青到农村后,不仅参加体力劳动,而且还利用他们所学的文化知识为农村的社会文化建设服务。他们根据自己的长处和不同喜好,选择了不同的“职业”。例如:有些知青科学文化水平较高,成为“民办教师”;有些知青喜爱和懂得医学,成为“赤脚医生”;有些知青数学好,成为会计;有些知青组织才能较高,参加了村委会,甚至成为党支部书记、生产队长;还有些知青成为站长、场长、所长等。同时,知青积极参加农村地区的社会文化建设,还修建了大量公共设施建设,如他们为农村修建道路、水利,打机井,建学校、卫生室等。

  总之,知青通过上述活动,为农村地区的教育、文化、医疗等方面付出了辛勤劳动,并产生了积极影响。在农村的各条战线上都涌现出一大批先进模范人物,如成为教师的有:吉林的吕向阳,河南的耿景共等;成为医务工作者的有:北京的何营,内蒙古的张志仁,安徽的高新民,山东的牟其厚等;成为村党支部书记、生产队长的有:河北的程有志,山西的渠白东,内蒙古的邱家,黑龙江的李志林,吉林的赵军翔,辽宁的王朋森、戈克剑,安徽的冯金刚,湖北的张克难等;成为站长、场长、所长的有:河北的胡根恒,黑龙江的杨华,浙江的陈晓南,湖南的钱兴武,广东的戴彩润,甘肃的李仁武,新疆的依依木等。而更多的人则是以普通农民的姿态,默默地耕耘,支援者祖国的社会主义建设。

  (三)部分知青将自己的生命献给了他们的“第二故乡”,谱写出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

  在记述知青上山下乡运动所作的贡献时,我们不能忘记那些牺牲了的知青,他们长眠在“第二故乡”,用自己的生命书写了“青山处处埋忠骨,何必马革裹尸还”的誓言。知青在农村插队,为农村发展教育文化医疗卫生事业,搞好生产建设,改变农村落后面貌,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履行着“为人民服务”的真挚信念,特别是那些牺牲在工作岗位上的知青。

  “在长达20多年的上山下乡中,各地都发生过知识青年死亡的情况,据部分地区调查分析,属于非正常死亡的大体占60%。”“在这些离去的知青中,有些是为了农村建设、维护国家或集体财产而牺牲的,有些是因天灾、事故和疾病而丧身的。他们就是在上山下乡这条道路上失去了年轻的生命。”上海知青金训华,在黑龙江插队时为抢救国家财产,奋战山洪,不幸牺牲;北京女知青赵凤琴,在山西兴修水库时过度劳累患病,但她坚持战斗在工地,病情恶化后才送医院治疗,虽经多方医治而无效,不幸牺牲;天津女知青张勇在内蒙古插队时,为了抢救落水羊只,奋不顾身地跳入河中救羊,不幸牺牲,年仅19岁;等等。这些只是在插队时牺牲的几个例子,而在生产建设兵团、国营农场,有些事故一次性就牺牲数十人。例如:1970年10月17日,强台风奔向海南,冲垮了水库,20名知青——一支年轻的毛泽东思想宣传队,为抢救国家财产,不幸献出了他们宝贵的生命;1970年11月7日,中苏边境突发一场荒火,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二连战士赤手空拳奔向火场,三天之后,火自熄灭,有13名女知青和一名男知青牺牲;1972年5月5日,内蒙古西乌珠穆沁旗草原上刮起了热风,草原着火,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5师43团知青忙于春耕,已经三天没有好好休息,但依然奋战在火灾之中,这次牺牲人数更是高达69人之多;等等。他们将自己的青春和生命,献给了为之奋斗的那片热土和那里的乡民。

  (四)至今仍然有许多老知青留恋并帮助着他们当年插过队的农村

  知青上山下乡是一个痛苦磨练的过程。知青在农村生活的时间一般是少则几年,多则十几年甚至几十年。他们在农村经受了城里无法想象的痛苦。“在那里他们面对文化和物质的双重匮乏,劳动繁重,生活艰辛,疾病折磨,甚至邪恶势力的欺辱,他们是很不容易度过那段岁月的。”与此同时,知青上山下乡落户后,长年同农村父老乡亲生活在一起,一起吃饭、一起劳动,久而久之与农民之间建立了深厚感情,并深刻地认识和了解了中国农民的生活状态以及农村的落后面貌,也使他们开始重新认识中国国情,没有了当年“红卫兵”时期的狂热和盲从,从而能冷静地审视过去、面对现实、思考未来。

  “文革”后,知青上山下乡运动大潮跌落,开始结束,大量知青返城。返城后,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他们考大学、当工人、办企业等。国家也通过发展生产和服务业等手段,给返城知青安排就业,广开门路,较好地解决了大多数返城待业青年的就业问题,使知青的生活逐渐步入正轨。

  当今,知青们的年龄大的已过80岁,年轻的也有50多岁,故我们称他们为“老知青”。如今他们大都生活在都市,生活条件较好,而他们插过队的农村,经济、文化面貌还相对落后,加上他们在农村的坎坷经历让他们依然留恋和帮助他们插过队的农村。有的知青带着子女重返插队的农村看望父老乡亲,有的与农村居民保持联系,还有的集体回访北大荒、黄土地等,通过多种方式回报他们的“第二故乡”。例如,当年曾在江西赣南洒下过汗水和泪水的上海返城知青,为了表达他们对“第二故乡”的思念,大家捐资20余万元,在当年赣南游击战中心区域信丰县油山镇,兴建了一所“上海知青希望学校”;当年在山西运城插过队、现为北京“老三届酒家”经理的朱昆年,在讲到办这个酒家的目的时说:“能够为老三届提供一个交流、团聚、互相勉励的场所。餐厅的布置是以在怀故中汲取力量,在开拓中振奋精神。我们把赚得的第一笔利润献给曾哺育了老三届的农村贫困地区”。他还决定,每年从利润中抽出一定数额捐助希望工程,为曾经战天斗地的地方贡献力量。

  以上四个方面,是笔者总结的知青对农村的突出贡献。“从一定意义上说,下乡知青正是在农村这所大学里,在复杂、艰难的环境中,历经坎坷与磨练,使他们成熟起来了,塑造了这个群体中许多人的自强、自立、自信与自重的品格。在困难面前有一种坚韧不拔、吃苦耐劳的精神;在改革大潮中,有一种胸怀全局、励精图治、开拓进取的风采。”知青的这些品格与精神,以及知青对祖国和人民所作的贡献合二为一,形成了宝贵的“知青精神”。

  三

  近年来,由于高校每年不断地扩招,我国大学毕业生数量连续攀升,造成我国就业压力不断增加。与此同时,高校毕业生的就业观是只考虑政府机关、事业单位和公司企业,而对农村就业还不如待业的思想依然存在,故不去农村就业,即使部分大学生去农村就业,也只是把在农村就业当作一个跳板,目的是为以后城市就业奠定基础。

  随着农村经济的快速发展和国家政策的支持,农村面貌不断改善。不过,农村的物质文化建设相对薄弱,精神文明建设与城市的差距依然很大,发展滞后的局面尚未改变,这就需要有广大知识分子改变此局面,实现农村社会、文化、经济的发展。大学生在农村就业的主要形式有“大学生村官”“三支一扶”“进村进社”“农业技术员”等,当然还包括部分有能力的大学生到农村创业。当前,各级政府都出台政策措施,搭建项目平台,支持和鼓励大学生到农村基层就业。2009年4月12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与中共中央组织部、教育部、财政部、共青团中央联合下发了《关于统筹实施引导高校毕业生到农村基础服务项目工作的通知》,将此前各部委出台的“三支一扶”计划、“选聘高校毕业生到村任职工作计划”、“西部计划”等实施方案及其措施进行了全面的“整合”,为大学毕业生在农村就业创造了有利条件。

  尤其是随着城市发展趋向成熟,人才竞争越来越激烈。而农村正处于发展的关键时期,急需各类建设人才,因此大量的大学生在农村就业,就成了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积极倡导和鼓励大学生毕业后面向农村,到广阔的农村去就业,带领和帮助农民脱贫致富,可以实现双赢:一方面可以缓解就业压力,解决部分大学生就业问题;另一方面也有利于推进农业产业化与农村城镇化,消除城乡二元化结构,早日实现城乡一体化,实现“共同富裕”的伟大目标。吸收和借鉴知青上山下乡运动的经验教训,对当今大学生在农村就业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

  (一)继承和发扬“知青精神”,使大学生拥有优良的品格与坚强的意志

  知青上山下乡,是在党和国家的号召下,纷纷到边疆、到海角、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他们奉献青春、艰苦奋斗,哪里有困难他们去哪里,哪里需要他们去哪里,谱写了一篇篇壮丽的诗篇。“也有许多人把家安在了农村,为当地经济发展奉献了他们一生的精力,带领着当地父老乡亲走致富之路,为发展我国农村经济,提高农村的人口素质,保障农民的生活健康,提高农民的生活水平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知青上山下乡过程中所创造出的“知青精神”,是值得当今大学生学习的,也是值得继承和发扬的。当今大学生普遍缺乏在艰苦环境中的锻炼,缺少吃苦耐劳及奉献社会的精神。来自城市的大学生害怕到农村后由于农村的经济发展、文化水平、生活条件等都不及城市而受苦受累;来自农村的大学生觉得自己上了大学,毕业后就应该跳出“农门”,在城市就业,将来生活在城市。笔者认为,大学生是祖国的未来和中坚力量,是心系国家前途命运的青年,是政治理论水平较高的青年。作为当代大学生,要去掉上述这些对农村地区的偏见,积极改变就业的理念,学习知青上山下乡运动中所涌现出的先进事迹,学习他们在贫困的农村中敢于拼搏的精神以及对祖国的无私奉献精神;要不断地提高自己的能力与素养,敢于吃苦,勇于迎难而上,大力发扬艰苦奋斗的精神,使自己拥有优良的品格与坚强的意志。这样,大学生不仅会在农村得到一份工作,实现就业,而且能服务农村,创业农村,更使自己有用武之地。

  (二)国家政策引导与大学生自愿原则相结合,不能和知青上山下乡一样再搞政治运动

  知青上山下乡,初衷是试图解决知青的就业问题。在“文化大革命”爆发后,受一次又一次政治运动的影响,知青上山下乡也不例外地刻上了政治烙印,演变为一场政治运动。把知青上山下乡作为一场政治运动是必须否定的。这是因为:在政治上把知青上山下乡运动作为一项“战略”是错误的;在经济上作为一项劳动就业政策而长期实行也是不成功的;在知青成才道路上作为一条唯一途径也是片面的。它实质上是一场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的错误指导下而进行的政治运动。“这场运动它之所以能发展下去并延续十年之久,则是由于林彪、江青两个反革命集团大搞极左思潮,是‘左’的思想指导‘左’的实践的恶性循环的结果。”所以,当代大学生在农村就业,要吸取知青上山下乡运动的教训,不能让知青痛苦的历史在当代大学生身上重演。

  大学生在农村就业,一定要遵循自愿的原则,不能用强制性手段。俗话说:“强扭的瓜不甜”。通过强制性手段使大学生在农村就业,他们不会心甘情愿地为农村服务。反之,会出现一些消极影响,甚至对社会稳定产生不良影响。

  大学生在农村就业,也需要国家政策的引导。“广东省政协常委温洋表示,目前农村土地大部分被承包,生产经营资源有限,大学生再搞上山下乡,不能像当年一样搞运动,而要在政府指导下,到农村去做他们力所能及的事情。”政府出台政策,引导大学生在农村就业,让大学生不盲目地涌向农村,而是用科学发展的眼光有计划、有组织、有目标地实现就业。这样,大学生在农村就业,才能适应当前社会的发展,形成健康的就业机制,这项社会活动才能不误入歧途、劳民伤财、危害社会的发展。

  (三)完善各种制度,创造良好条件,使大学生能真正地扎根农村,为我国农村地区服务

  知青上山下乡时,农村生活条件恶劣,也受不到公平对待,没有制度和安全保障,处境窘迫。目前,大学生在农村就业,有两个突出的问题:1.在农村就业的大学生数量不仅偏少,而且还存在较大规模的流失现象,大多数大学生都通过各种手段“返城”。2.通过“大学生村官”“三支一扶”“进村进社”“农业技术员”等一系列形式在农村就业的大学生,普遍都就业在了乡(镇)政府等“办公室”,没有真正实现扎根农村、服务农村,对农村地区社会经济发展的作用不大。

  出现以上两个问题,笔者认为主要原因有以下几个方面:第一,农村经济发展相对落后,大学生在农村就业岗位少;第二,农村基础设施落后,大学生在农村就业,吃、住、行等生活问题突出;第三,大学生在农村就业后,身份地位尴尬,不受重视,被闲置,或者用来“打杂”等等。

  吸取知青上山下乡处境的教训,解决上面提到的两个突出的问题,促进大学生在农村就业,对缓解我国目前形势严重的就业压力有着重要意义。这就要求全社会共同的努力,完善各种制度,创造大学生在农村就业的良好条件。首先,要发展农村经济,大幅度提高农村就业工作岗位数量,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同时还要鼓励有一定能力的大学生在农村创业,并给予一定的扶持与帮助。其次,改善农村基础设施,解决大学生的实际困难,不仅要改善在农村工作的大学生的办公、食宿起居等工作生活条件,还要关心他们的交友择偶,提高大学生的福利待遇,落实对大学生的社会保障,使在农村就业的大学生能安心工作。再次,要“政府各个部门和社会各界应加强配合,做好大学毕业生的就业服务、职业资格培训、就业见习等工作,为大学生农村就业提供指导帮助。”最后,要进行农村体制改革,完善大学生在农村就业的制度保障,把大学生真正地纳入农村,给大学生“工作岗位”,重视大学生的能力,让他们实现其作用,发挥真才实学,而不是做一些“打杂”的工作或者直接闲置起来。

  综上所述,知青通过上山下乡的形式,为广大的农村地区奉献了他们的青春甚至生命。他们为我国20世纪后半期农村的农业技术、医疗卫生、科学知识、文化教育、基础设施等方面都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并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因此,知青上山下乡运动对我国农村地区所作的贡献是不能忽略和遗忘的,他们所创造出的“知青精神”是值得当代青年特别是当代大学生学习、继承与发扬的。当今大学生通过吸收知青精神,借鉴知青上山下乡运动的经验教训,在广阔的农村会“大有作为”。大学生只要在农村安心工作,领导和带动农村经济社会发展,就可以帮助农村居民走致富之路,并逐渐消除城乡二元结构,实现共同富裕。(作者系环县许家河初级中学一级教师)


(责编:党宣)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