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故事荟萃 >> 红色记忆 >> 正文

【红色记忆】回忆录里的长征往事

2022-01-05    作者:中共甘肃省委党史研究室    来源:《甘肃日报》2022年1月5日09版    点击:

长征是一次理想信念、检验真理、唤醒民众、开创新局的伟大远征,是中国共产党和红军谱写的壮丽史诗,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历史进程中的巍峨丰碑。甘肃是红军长征途经的重要省份,是党中央选择以陕甘革命根据地作为红军长征落脚点的决策地,是三大主力红军的最终会师地。长征亲历者的回忆,对我们深刻感受和传承弘扬伟大长征精神,走好新时代的长征路具有深远意义,是我们为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不懈奋斗的宝贵精神财富和强大精神动力。

“铁拳”砸开腊子口

  文/胡炳云

  腊子口响着激烈的枪声。我们六连集结在腊子口附近待命投入战斗。战士们似乎忘记了二百里的连续行军和沿途两次战斗所带来的劳累,个个精神抖擞,摩拳擦掌,盼不得立刻投入战斗。正在这时,团里来了命令,叫连以上干部到团里去开会。在一个茂密的树林里,团政治委员杨成武同志进行了动员。他开门见山地说:“我们左边有杨土司的两万多骑兵,右边有胡宗南的主力部队,我们北上抗日的道路只有腊子口这一条。这里过不去,我们就不能很快地与陕北红军会合;就不能尽快地到达抗日前线。”接着他激动地问大家:“乌江、大渡河都没能挡住我们红军前进,雪山、草地我们也走过来了,难道我们能让腊子口给挡住吗?”

  “坚决拿下腊子口!”“刀山火海也挡不住我们!”同志们雷鸣一般地回答。就在这个动员会上,团首长把主攻腊子口的光荣任务,交给了我们六连。并问了我们一句:“你们有把握吗?”“有!”我们连的几个干部齐声回答。“好!团的轻重机枪,再抽出一部分由你们直接指挥!”团首长当场下了命令。会刚一散,我们就飞快地往连队跑去。虽然快黄昏了,路又崎岖不平,天气已有些寒意,但我们心里却热得很。因为,这是党、是首长、是全军同志对我们的无限信任啊!战士们听说我们担负了主攻任务,都像小孩子遇上年节一样高兴地蹦跳起来。他们有的把手榴弹三个一捆、两个一束,挂满了全身;有的把刺刀、大刀擦得闪闪发光。战士们那股劲儿,甭说一个腊子口,就是十个腊子口也能拿下来。黄昏时分,团、营首长带着我们连、排干部去侦察地形、敌情,并研究了打法。然后,我们便接替了二连的阵地。

  腊子口可真称得起险要。从山下看上去,山口子宽约三十公尺,两边是悬崖陡壁,周围全是高山峻岭,无路可通。山口下面的两座山峰之间,是一条流速很急、深不见底的石沙河。河上横架一座木桥,把两山连接在一起。要通过腊子口势必通过此桥,再无别路。甘肃军阀鲁大昌在木桥和山口处布置了两个整营的兵力,并在桥上筑有坚固的碉堡,桥西是纵深阵地,桥东山坡上也筑满了三角形封锁碉堡。除此以外,在腊子口后面,还设有他们的仓库,囤积着大批粮弹;在岷州城内驻扎着随时都可以增援腊子口的主力。但这一切并没有吓倒红军战士,战士们说:“腊子口就是刀山,我们也要打上去;鲁大昌就是铁铸的,我们也要把他砸成粉末。”

  夜幕笼罩了山谷,战斗开始了。我们的全部机枪轮番扫射,子弹像喷泉似的喷泻在敌人的阵地上。一排长带着三十多个勇士,在密集火力掩护下,秘密运动到桥边隐蔽起来,待命冲锋。狡猾的敌人,在我们射击的时候,躲在工事内不还手,但等我们火力一停,战士们开始向桥头冲击时,他们就集中手榴弹,向我们猛烈反击。我方地形不利,兵力无法展开,几次冲锋都没有成功,而且伤亡了十多个人。

  “打!不让兔崽子抬头!”年轻果敢的一排长,见冲不上去,便命令机枪手狠命地射击。机枪喷射出的火舌映红了半个天,枪声激起的回音像暴雷似的一片轰响,子弹打得敌人阵地上的岩石直冒火星。但是仍压不倒敌人的火力。敌人的手榴弹不停地在我方突击道路上爆炸,进展十分困难。

  毛主席和军团首长一次又一次派人来前面了解情况,问突击班现在在什么位置?有什么困难?要不要增援?首长的关怀催促着我们。我们连的几个干部研究了一下,重新组织了火力和突击力量,再次向敌人发起猛攻。可是接连攻了好几次,还是接近不了桥头。敌人扔过来的手榴弹,一个个在地上乱转,炸裂的弹片和未炸开的(有的手榴弹没揭开盖就扔了过来),在桥头五十公尺以内的崖路上铺了一层,有的地方已经堆了起来。这样激战到半夜,连续冲锋十几次,均未奏效。夜间两点多钟,上级命令我们暂时撤下来休息,准备重新组织进攻。

  炊事员用在离腊子口十五里处缴获来的敌人的面粉,做了一顿好饭。我们一口也吃不下。四周黑乎乎的,不见一点光亮,只有河水翻起的浪花闪耀着白光。在黑暗里,我忽然听见几个战士低声谈论:“敌人对崖路封锁的太严啦!”说话的声音很清脆,听得出是个年轻的战士。“我看,单凭正面猛冲,怕不行!”另外一个接着说。战士们的话提醒了我。我跟一直同我们一起战斗的团总支书记罗华生同志商议了一下,决定召开党、团员大会,组织敢死队,以少数兵力,接二连三向敌人轮番进攻,疲劳和消耗敌人,伺机夺桥。会上,总支书记讲完话,党团员都纷纷表示:“坚决夺取腊子口,走上抗日最前线!”当场就有二十多个战士报名参加敢死队。一排长提出两路歼敌的计划。我们从报名的人中挑选了十五名最坚强、最勇敢的党员、团员,组织了三个突击小组。这时传来一个好消息:一、二连已从腊子口的右侧,攀登陡峭的崖壁,摸到敌人背后去了。这一消息,更给我们增添了勇气。参加敢死队的人,齐声宣誓:“为英勇牺牲的同志报仇,不打开腊子口决不回头。”

  深夜,敢死队员们攀着崖壁上横生的小树,一脚实一脚虚,一步一步地往前挪动。浪花溅湿了他们的裤子,汗水又浸透了他们的上衣;崖壁上带刺的野草扎破了他们的手和脸。这一切,勇士们全不理会,一个跟着一个,相互盯着围在脖子上的白毛巾,静悄悄地向桥下摸去。近了,近了,更近了。离桥不远了。就在这时,“喀嚓”一声,一个同志攀断了一棵小树。大家立刻停下来,准备还击敌人。待了一会,却不见敌人的动静。可能是河水的急流声掩护了大家。

  勇士们继续往前摸去。离桥越近,心里越紧张。摸到了桥边,第一组的勇士们伸手抓住了桥底下的横木,一手倒一手地往对岸运动。前进了没有多远,又听见“喀嚓”一声,不知哪个同志掉入河里去了。这时敌人发觉了,机枪、手榴弹,朝桥底下乱射乱打,炸得河水“扑扑通通”“哗哗啦啦”直响。目标已经暴露,无法继续前进,四名战士只得摸到一块岩石下,暂时隐伏下来,待机行动。

  我听见枪声,立即带领一排的十个同志,趁敌人只顾朝桥下射击的机会,冲到桥边。先向敌人扔过去一排手榴弹,接着冲进了敌人筑在桥头上的立射工事。敌人根本没提防这一手,顿时慌了手脚,乱作一团。我们杀向桥头。桥下的同志也从岩石下钻了出来。他们不顾桥上敌人的射击,翻上桥面,拔出大刀,喊着冲杀声跟敌人肉搏起来。桥窄人多,我们的大刀在短兵相接中,大大发挥了作用。一排长抡起大刀挥向敌群。突然,他被一颗流弹击中了。他踉跄了一下,又站定脚跟,大声呼叫:“同志们冲呀!敌人已经支持不住了!”正当我们拼杀得非常激烈的时候,突然从敌人后山上,升起了一颗白色信号弹。这是一、二连迂回成功的信号。接着,又有三颗红色信号弹从我们的背后升起来。这是发起总攻的信号。四颗信号弹还没有熄灭,冲锋号、轻重机枪、迫击炮和呐喊声,从四面八方一齐响了起来。被我们杀得晕头转向的敌人听到阵地后面也打起来,周围的枪炮又连天响,以为被红军四面包围,摔下枪支就仓惶逃命了。

  《激战腊子口》(油画) 邱瑞敏 章德明等

  这时天已拂晓,我们的敢死队员,又紧紧追击溃逃的敌人。敌人如同丧家之犬,一群群没命地向后跑。暂时还没有遭到致命打击的敌人,见成群的败兵乱窜,也不敢射击了。沿路丢的枪械子弹不计其数。我们的战士越追越有劲,疲劳、饥饿早已丢在一边。有的追着追着,嫌自己身上背的手榴弹太重,就干脆搁在一边,手擎大刀往前追赶。我们一口气直追击到敌人的营房、仓库,占领了腊子口的纵深阵地。不一会儿,一、二连也从山上绕道过来。他们面带胜利的欢笑,大声地对我们说:“同志们,天险的腊子口被我们砸开了!”(作者时任红一方面军一军二师四团六连指导员)


  万里长征“加油站”

  文/杨成武

  我们到达哈达铺时,正是一个晴天的上午。就在岷山那边,我们还能见到冰雹、雪花,可仅仅两天的路程,仿佛换了一个世界。现在,看到这金黄的谷穗,绿茵茵的草地,一排排整齐的树木,心情豁然开朗。当我们来到哈达铺镇子边一条河坝上集合时,群众主动聚拢来看我们。我们一边向他们打招呼,一边集中传达《守则》,各连政治干部又一次宣讲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哈达铺位于甘肃省的边缘,由于交通不便,物产运不到内地,东西十分便宜。一只百来斤重的肥猪,五块大洋就够了;一只肥羊,才要二块大洋;一块大洋可买五只鸡;一毛钱能买十个鸡蛋;蔬菜也只几毛钱一担。加上鲁大昌部队逃跑时丢下的大米、白面数百担,食盐数千斤,足够我们大大改善生活了。尤其我们这些福建、江西、湖南籍的干部战士,很久没闻到饭香了,一见大米、白面,顿时胃口大开。领导根据当地物质条件和全体同志的体力消耗情况,提出了“大家要吃得好”的口号。

  我们团部的几个干部,加上通信员、警卫员、马夫,也来了个小会餐,我们找了一户汉族老乡家,借了他们的锅灶,来了个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做了不少的菜,真比过年还热闹,我们还请来了房东。房东大爷是一个谦和的老头。当王团长再次敬他一杯,他潸然泪下,解开紧扣的领子,慷慨激昂地站起来说:“红军乃仁义之师,如此尊敬百姓,自古至今实为不多。红军乃天降神兵,一夜攻克天险,自古至今亦属少见。老汉今年六十有七,愿代乡里向诸位一拜!”说完拂袖离席,右膝下跪。我与团长赶快扶起他,连说:“红军是人民的队伍,与乡亲是鱼水之情!”“鱼水之情,好,佳句!好,鱼水之情!此话甚好!”他坐回席前,然后摇头喟叹道:“诸位,哈达铺自古是重镇,驻有大兵,远的不说,就说那鲁大昌的兵,一住多年,敲诈勒索,鱼肉百姓。你们初来,就如此赤诚相待,尊敬老人,实令人终生难忘!”这时他的老伴也凑上来说:“红军先生,你们不走了吧?”我说:“我们是暂时借住,路过这里,还要北上抗日,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房东大爷连连说好,同时跷起大拇指说:“有志气,中国有这样的军队,老百姓就有希望了!”少顷,他又激动地站起来,提高嗓门呼唤老伴道:“去将那坛寿酒取来,七十岁我提前过了!”原来,房东大爷六十五岁那年用糯米自做了一坛米酒,泡上当地盛产的当归,埋在地下陈藏,准备七十岁时开坛,与远在外地的儿孙开怀同饮。今天谈得投机,居然提前献出这坛珍贵的酒了。我们站起来,为老人敬酒。老人家激动得抖动着花白胡子,眼里闪着晶莹的泪花,连连说:“祝红军北上抗日,旗开得胜!”在相互祝愿中我们散席。

  这顿饭吃得时间很长,它留给我的印象也特别深,它不仅温暖了我们的心,而且使我们深深感到人民子弟兵和老百姓真是一家人、一条心啊!我们有这样的靠山,这样的后盾,北上抗日又有谁阻挡得住呢!

  哈达铺整编在整个一年多的征途中,只是那么短暂的几天,可它给我们的印象却非常强烈。确实,毛主席在关帝庙前那鼓舞人心的讲话,给我们增添了战斗的活力,哈达铺也就成了我们长征中名副其实的“加油站”。(作者时任红一方面军一军二师四团政委)


  三军会宁大会师

  文/杜义德

  10月9日上午,碧空万里,阳光和煦。会宁城门楼前扎起了彩门,红旗招展,锣鼓喧天。夹道欢迎的人群,有部队,有群众,气氛非常热烈。我们由南门进入会宁城。会宁城内,万象更新,标语,人群,欢声笑语,使这座偏僻的小山城空前的热闹起来。与红一方面军的部队会合了。多么激动人心的会师啊!同志们悲喜交集地拥抱起来,手挽手地走来走去,兴高采烈地赠礼品,互相倾吐盼望之情,互相谈论一路来的艰辛,互相询问其他同志的下落……都为能够再次重逢而庆幸。

  这时,陈赓同志快步走向前来,抱住我热情地说:“辛苦了,欢迎你们!”我连声说:“谢谢!谢谢!”顿时,尝尽离别苦,倍觉会合甜的心情油然而起。我们红四方面军自1935年3月西渡嘉陵江开始长征,到会宁会师的19个月中,曾经遭受张国焘南下错误方针和搞分裂活动的严重危害,两次爬雪山,三次过草地,吞雪团,吃草根,啃皮带,历尽千辛万苦,蒙受重大损失。今天,终于会合了,谁能不激动万分、不欣喜若狂。我当时只觉得,好像长期飘零在外的孩子又回到了父母的身边,有党中央领导了,有自由了,感到非常温暖。同日,一直随红四方面军行动的总司令率领红军总司令部也抵达会宁城。

  10日傍晚,夕阳嫣红,霞云如火,给会宁城染上了一层绚丽夺目的光彩。部队穿着整齐的服装,扛着铮亮的武器,雄赳赳气昂昂地来到会宁城文庙前,参加庆祝会师联欢会。参加联欢会的有:红一方面军一军团一师、二师,十五军团十三师和红四方面各部队的代表,共约7000人左右。群众也来了不少。大会由红四方面军政治部主任李卓然主持。徐向前总指挥首先讲话。

  《三军大会师》 作者:杨国光

  他说:“同志们!今天,我们一、二、四方面军经过千难万险,终于胜利会师了!”徐总指挥接着讲道,今天的会合不论在任何人眼里看起来,都是一个惊人的胜利。它是我军历史上一个伟大转折点。我军经过二万五千里长征,现有人数是较过去少了,但个个都经过了千锤百炼,人人都是中国革命的精粹。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的战斗力不是削弱了,而是更强了。历史证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军队,是不可战胜的!我们的力量团聚了,我们的军事政治经验结合起来了,任何力量阻挡不了我们前进!阻挡不了我们去抗日!同志们,努力吧!为着民族的利益,为着中国从来不做亡国奴,奋勇向前。徐总指挥那气势磅礴、鼓舞人心的讲话,深深地打动着每个人的心。会上,宣读了中共中央、中华苏维埃中央政府、中革军委为庆祝一、二、四方面军大会会合的贺电。这份贺电真如大旱之云霓,鼓励我们去夺取更大的胜利。

  敬爱的朱总司令在热烈的掌声中作了亲切的讲话。朱总司令阐述了长征胜利的伟大历史意义,最后提高嗓门说:“同志们!团结是至关重要的,团结就是力量。只有加强全体红军的团结,才能克服一切困难,才能取得革命事业的胜利!今天,我们红军三大主力胜利会师了,就更要团结一心,互相尊重,并肩作战,战胜我们共同的敌人。”经历过分裂造成的损失和挫折之后,听了总司令的这些话,倍感亲切。

  会宁会师的伟大壮举,标志着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结束,标志着帝国主义和蒋介石集团围追堵截的彻底破产,也标志着抗日民族革命战争新阶段的到来。它给全国人民展示了新的希望,有力地推进了我国人民的抗日运动。中国人民抗日救亡的新阶段,就在这巨大的风暴中来临了。(作者时任红四方面军直属纵队司令员兼四局局长)

  本文文字摘录自《铁流汇陇原》一书,略有改动。整理:范兵香、张焕龙

(责编:管理员)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