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文包的诉说

2024-02-19    作者:    来源:《陇原红故事》(第2辑)    点击:

在巍峨屹立、庄严肃穆的红西路军安西战役纪念馆,二楼展厅展出的一个牛皮公文包格外引人瞩目。它经历了太多磨难,隐藏了太多秘密,仿佛向观众默默诉说着什么。

在一次电视台采访中,88岁高龄的红西路军老战士苟金元,双手捧着公文包,向摄制组诉说了它的来历。

这个公文包,见证了红一、二、四方面军胜利会师的辉煌时光,见证了红西路军喋血河西走廊、爬冰卧雪祁连山、浴血奋战安西城艰苦卓绝的历史,也见证了苟金元隐姓埋名戈壁荒漠12年的沧桑岁月。

公文包原本是红军战士用来装机密文件、每天战斗记录等用品的工具。担任红四方面军三十军八十九师二六七团文书的苟金元,原来并无公文包。1936年10月,红一、二、四方面军在会宁会师,三军欢腾,大家互赠礼物留做纪念。苟金元和一方面军的一个叫刘玉的四川老乡也互赠了礼物。他把自己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给了刘玉,刘玉把自己的公文包送给了他。

在西渡虎豹口后,公文包伴随苟金元转战河西走廊。石窝山分兵后,又随他风雪转战祁连山。在长达一个多月的时间里,苟金元和战友们先是杀掉马充饥,后又吃随身携带的公文包和皮带。苟金元因为特别珍爱这个公文包,一直舍不得把它吃掉。公文包伴随他走出祁连山、浴血安西(今瓜州城)。

部队刚撤退到红柳园时,敌人如潮水般汹涌而来,此时红西路军战士已经是弹尽粮绝,精疲力竭,两天两夜没吃没喝。上级机关认为最后的时刻到了,命令战士砸毁电台、烧毁密码,与敌殊死一搏。拼战到天黑,大部队冲出了敌人包围向星星峡方向转移,而苟金元和四川老乡汪永山、冯绍宪三人掉了队,在茫茫戈壁滩上结伴东行,商量着伺机东返去延安。

此时,马家军搜捕红军风声正紧,随身携带的印有镰刀斧头的公文包会随时招来祸端。为安全起见,苟金元乘着夜色潜行到北大河南岸的一座破砖窑,将伴随他西征的公文包掩埋了起来。因为安西少有苟姓人家,从此他隐姓埋名,改用假名王子龙。

在安西人民的大力营救下,他们三人得以生存下来。此后在数月时间里,他们抬头仰望北斗星,时刻想着去延安。后来在东返无望的情况下,汪永山、冯绍宪挥泪告别了苟金元回四川,而他在本地留了下来。

1949年春天的一天,12年来念念不忘公文包的苟金元,利用给东家送柴到县城的机会,乘着夜半时分来到破砖窑,挖出了公文包。居然,由于地处干旱、毛毯包裹,公文包丝毫无损。

手捧公文包,望着红五星,他潸然泪下。

1949年9月28日,安西解放,10月7日安西县人民政府成立,苟金元公开了身份,参加了新生人民政权的创建。

之后的岁月里,他原本打算,将陪伴自己出生入死的公文包留给后代作纪念。后经再三考虑,他于2001年将公文包捐给了安西县博物馆,让更多的人铭记革命历史,继承先辈精神。经专家鉴定,公文包成为国家一级革命文物。

望着无言的公文包,人们仿佛又回到了苟金元讲述的难以忘怀的峥嵘岁月。公文包承载着红色记忆,传承着红色基因,赓续着红色血脉。 


(责编:管理员)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