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 螺 号

2024-02-26    作者:    来源:《陇原红故事》(第2辑)    点击:

“军号嗒嗒嗒吹,声声如劈雷,吓得敌人肝胆碎呀,战场显神威……”这段歌词出自《小号手之歌》,唱起这首歌,仿佛把人们的思绪又带到了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一把把军号,记录着中国革命血与火的历史。今天,让我们来认识一把特殊的“军号”吧!

在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纪念馆里,陈列着一把海螺号,通长35厘米,通高15厘米,海螺号上的多处凸起花纹已经被摩擦得光滑平整,边缘还有一小块残缺。这把写满沧桑的海螺号见证了老红军符泽攀初心不改、一生守望的故事。

1932年,28岁的符泽攀被批准参加了中共秘密组织领导的农民赤卫队,从队长手中接过了一把用作军号的海螺号,成了一名司号员。军号就是命令,为了准确无误地将指挥员的命令传递出去,符泽攀把代表不同命令的号谱深深地印在脑海里,勤加练习,无论刮风下雨、天寒地冻,他都会准时在营区里吹响军号,从没出过差错。1934年,川东游击队和梁达地区农民赤卫军合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三十三军,符泽攀担任二九七团一营三连指导员。这把海螺号也结束了它的使命,但符泽攀却一直将它珍藏在身边。

1936年7月,三十三军整体编入红五军。红军三大主力会宁会师后,符泽攀随部队西渡黄河,转战河西。在山丹县的一场战斗中,符泽攀不幸中弹负伤,被转送到随军医院治疗。在医院治伤期间,高台失陷、红五军军长董振堂壮烈牺牲的噩耗传来,悲痛不已的符泽攀拿出随身带着的海螺号,面向高台双膝跪地,泪流满面地吹响了冲锋号,为牺牲的战友们送别,号声响彻天际,催人泪下……

1937年1月底,部队组织沙河突围,结果医院遭遇敌人攻击,人员被打散。符泽攀和其他几名红军突围后流落到高台县以北合黎山里。在村民的掩护下,他隐蔽在北山煤矿,一边挖煤谋生,一边养伤。每当夜幕降临,符泽攀总是会一个人走出煤窑,找到藏在后山的海螺号,一遍遍地擦拭,一遍遍地抚摸,默默怀念亲爱的战友。

高台解放后,符泽攀服从党的安排参加工作。1964年,符泽攀主动向组织请求到烈士陵园工作,为血战高台牺牲的2000多名战友守陵。陵园就是他的家,他带着老伴整修陵墓,清扫庭院,栽植长青松柏,接待前来参观的群众。他的孙女符晓云自打记事起,就总能看见忙了一天的爷爷捧着海螺号久久地发呆。她也知道,这把海螺号是爷爷的宝贝,谁都不能碰,摸一下都不行。每年的1月20日红五军高台失守的这天,老人都会早早起床,虔诚地擦亮海螺号,站好笔直的军姿,吹响早操号;晚上,又会对着墓碑吹响熄灯号。吹奏完毕,在墓碑前久久肃立,仿佛战友们一直在他身边。

只要有空,符泽攀就会去学校为孩子们讲述红西路军的悲壮历程和英勇斗争、顽强不屈的革命故事,每当讲到三进三出倪家营、临泽突围、血战高台时,老人总是泣不成声。孩子们听着故事,看着他吹响海螺号,心灵受到极大震撼,一颗颗幼小的心灵里播下了红色的种子。

1986年1月,守望陵园22年、8000多个日日夜夜的红军老战士符泽攀与世长辞,在另一个世界与战友们相聚了。当年那些听过符泽攀老人故事的孩子们都已长大成人,过着平安幸福的生活。他们也会时常带着子女来纪念馆瞻仰这把海螺号,讲述这把海螺号的故事。这号声,已经深深地印在了一代代孩子的心中。


(责编:管理员)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