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生命践行共产党员的初心使命

2020-06-04    作者:王瑞英    来源:甘肃日报    点击:

1928年11月,江苏省江阴县国民党的监狱里阴冷潮湿,在狱中共产党员钱崝泉(又名振标、正表)身体极度虚弱,记忆中家乡的美好与憧憬革命胜利后的新中国在脑海中来回交替,浮现出一幅静谧绝美的画面,他挣扎着拿起笔,写下了这首断头诗:

“草地斜阳,洁白而纯洁的羔羊,不绝地跳跃,不绝地徜徉。”

来自身体的疼痛不时提醒着他,为革命献身的最后时刻即将来临。钱崝泉将思绪收回,满怀悲壮地为这首断头诗写下了结尾:

“归乡何处?断头台上!”

此时此刻,钱崝泉觉得有很多话要对亲人、对继续革命事业的同志们诉说,他回忆着自己短暂而不平凡的一生,写下了最后的遗书:

“余以努力中国革命,历年奔走南北,无时或息,不治生产,不顾家室,母则双目失明,妻则中途离异。无子无女,断种绝嗣,今且并此孑然一身,亦将为革命而牺牲矣。”

钱振标遗嘱手迹(现藏于中国革命博物馆和南京博物院).jpg

钱崝泉的遗书手迹

钱崝泉一生都在为革命事业而努力奔走。1895年,钱崝泉出生于江苏江阴县一个农民家庭,少时家境贫寒无力上学,但他求知若渴,被私塾先生准许破格入学,后又经人推荐到教会学校免膳食费读书。1914年,钱崝泉考进江苏省立无锡第三师范学校,在校期间他如饥似渴地阅读《新青年》等进步刊物,开阔视野,充实社会知识,革命觉悟开始萌芽。毕业后,钱崝泉在江阴、丹阳等地任教。1924年,正值第一次国共合作期间,钱崝泉怀着一腔报效祖国的热情,他赶赴上海,经毛泽东和胡汉民介绍加入了国民党。随后,钱崝泉奉命到江阴、丹阳一带发展国民党组织。1925年,恽代英到丹阳等地做革命宣传工作,其间,钱崝泉的思想发生了新的变化,他认识到只有马克思列宁主义才能救中国,决心投身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斗争,后经恽代英、侯绍裘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开始了为革命事业而奔走南北的征程。

1925年夏天,钱崝泉在北平见到了时任中共北方区委负责人李大钊。李大钊代表党组织交给钱崝泉和宣侠父等十几位江浙籍共产党员一个重要的任务,以国民党党务特派员身份前去张家口国民革命军中,开展政治宣传工作。同年10月,钱崝泉和宣侠父随师长刘郁芬率国民军第一军第二师西征甘肃。到兰州以后,钱、宣二人以刘郁芬师政治处党务特派员和甘肃督办公署政治处副处长的公开身份进行革命活动。他们二人根据李大钊提供的线索与先期回到兰州的共产党员张一悟取得了联系。1925年12月,三人在张一悟的住处召开会议,宣布中国共产党甘肃特别支部正式成立,这标志着甘肃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进入了反帝反封建革命历史的新阶段。

此外,钱崝泉在甘期间还积极开展革命宣传和思想教育工作、发展中共党员、建立活动据点等,他还赴陕北策动井岳秀部参加北伐革命,并是最早在宁夏地区传播马列主义的革命先驱,为共产主义在西北地区的传播做出了卓越贡献,受到各界人士和人民群众的热烈欢迎。

钱振标.jpg

钱崝泉

1927年2月4日,国民党省党部和兰州市党部近200名党员在皖江会馆(今兰州市山字石中街21号)参加春节联欢会,钱崝泉以大会执行主席身份向国民党甘肃省党部临时执行委员田昆山提出12条质问,指出他贪污公款、吸食鸦片、反对孙中山先生三大政策等问题,揭露了国民党右派破坏国共合作和国民革命的真面目,激起了人们的愤恨,现场发生了激烈的打斗。钱崝泉和宣侠父等抓住机会因势利导,当场选举成立了以共产党员和国民党左派为主要成员的国民党甘肃省党部委员会。这次事件使钱崝泉遭到国民党右派的极度愤恨,时隔不久,他便被国民党军警逮捕,押解西安后经党组织营救获释,被派往西安中山学院任职。1927年6月,冯玉祥与蒋介石在徐州召开会议,就“清党”问题达成密约,之后便在冯玉祥的军队和辖区内遣送共产党人离军和出境。钱崝泉随即被“礼送”出国民军,结束了他历时两年多的西北远征。

离开西北的钱崝泉再次辗转南下,回到家乡江阴县一带组织和发动农民运动,继续着革命斗争。历任中共江阴县委书记、江阴农民革命军总司令和中共苏州(常州)特委委员、军委书记等职,直接组织领导沪宁沿线14个县的农民武装斗争,被称为“暴动大王”,是国民党反动派极度愤恨和惧怕的“赤色分子”,曾数次被捕,但他始终毫不畏惧,对共产主义的信念坚如磐石。

1928年10月18日下午,钱崝泉正在常州大成旅馆62号房间内等待各县农民暴动骨干开会,突然一群荷枪实弹的国民党军警冲进来将他逮捕。第二天,钱崝泉被押解到江阴,国民党江阴反动当局利用各种手段威逼利诱,让他交出江阴共产党的名单和枪械,但他不为所动,坚称“投了红旗绝不投白旗”“对共产主义的信念至死不变!”

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回顾起自己的革命生涯,他在遗书中这样写道:

“革命到如此地步,亦可自问无愧,而荣幸为何如乎!凡我家属亲友,切勿以我死而悲哀,当偕我同呼革命口号也。”

1928年11月25日,牢门再一次被打开,几个国民党军警持枪走进大牢,将一副18斤重的铁镣套在他脚上。钱崝泉神色安详地换上一件整洁的长袍,便被推上囚车,在几十个军警的押送下,向刑场缓缓走去。街道两旁站满了表情沉重的群众,钱崝泉面无惧色,一路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打倒国民党新军阀!”站在君山南麓荒凉的陆家坟刑场上,钱崝泉拒不下跪,面对敌人的枪口大义凛然地说:“共产党人要站着死!”,高呼着“中国共产党万岁!万万岁!”的口号倒在了血泊中,年仅33岁。

钱崝泉的一生都在践行“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的誓言,在为革命事业流干最后一滴血的前夕,还牵挂着深爱的土地,心系着国家的教育,在他的遗书中还写道:“我死后,切勿棺葬,可火葬后投入大江,随滚滚东流而入大海,何等干净”,而不愿“以一袭臭皮囊占据能生产之土地”。

钱崝泉一生清苦,所拥家产不过破屋几间,荒田几亩,但他在遗书中特意交代:“我母在时,谁也不能变动。我母死后,除母亲丧费外,可捐入公家作教育费……”

钱崝泉牺牲后,亲友在整理他的遗物时,在被褥中发现了他的遗书,并附有简短的说明:“我已做了待死之囚,我别的话都不说,我有一篇遗嘱,请你保存着,有同志出去,就请他带出去。一份给我家里,一份给负责人。请他在我行刑后,即交报馆披露,至感,至感。”

时至今日,我们仍被这些文字中所透露出的一个共产党员坚定的初心和使命所震撼和感动。如今的中国,人民安居乐业,一派欣欣向荣。我们不应该忘记正是因为有无数个像钱崝泉这样的革命先烈,才有了如今这“可爱的中国”,我们更要继承先辈遗志,在践行初心使命的路上走得更远!(省委党史研究室 王瑞英)

(责编:党宣)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