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红色记忆 >> 口述史 >> 正文

兰州—我的第二故乡

2010-06-01    作者:纪蕴霞    来源:未知    点击:

  我从1956年毅然离开上海来到兰州,整整35年过去了。35年,在人类历史上只不过是“弹指一挥间”,可在人生旅途上,又有几个35年呢?35年来,我在兰州生活、工作,已使我深深地爱上了兰州,爱上了我的第二故乡。当我以一个兰州人自居,回忆漫漫人生,往事又历历在目……

  那是1956年,我年仅16岁时,就加人支援边疆建设的大军。本来,我根本不够参加工作的年龄,但在老师帮助下,虚报了两岁,才争取到这一机会。当时,我的思想不完全是为了支援边疆建设,而更主要的是想从父母肩上减轻几分生活重担。那时,我父亲因病卧床不起,全家几口人的吃饭穿衣,全靠母亲给人洗衣服换来的几个血汗钱支付。望着母亲苍白的双手,我多少次躺在被窝里偷偷流泪,我发誓决不能再让父母为我的一口饭、一件衣拼死拼活了。

  我从未离开过家门,也很烂漫天真。父母把我送到火车站,母亲和姐姐哭得双眼通红,我还劝他们,“你们哭什么呀?要是我想你们了,或者你们想我了,早上告诉我,下午我就回来看你们。”直到我从上海到了兰州之后,才真正知道了我和家庭之间的实际距离。

  人说:三个女子一台戏。我们同来了三个女伙伴,真可以凑两台戏了,每天的生活都淹没在无休止的欢乐里,遇见水车,我们笑,坐上马车,我们笑,下雨天摔倒在泥泞之中,我们也笑。……但不久,这笑声便和我们一样疲惫、厌倦。难道一辈子就要在这黄土和风沙、落后与艰苦中度过吗?疑问带来了消沉。不久,同来的伙伴一个个离兰返沪,一大间集体宿舍,终于剩下了我一个人。面对空荡荡的四壁,我的心中也有一种失落感。当母亲听说兰州的情景后,马上写了一封满满12页的长信,信里充满着母亲思念女儿之情。她还一连寄来8张小伙子的照片—一个个都在微笑,看上去都挺不错。特别是其中一个在银行工作的小伙子许诺,只要我回去就跟我结婚,搬进他家的小洋楼,还能给我安排一份轻松的工作。这就是说,只要回到上海,我不仅能够得到母亲爱抚,和家人的团圆,同时还可以找到归宿—个温馨的安乐窝。可我不能回去,因为这时的我已不是刚刚参加工作,仅为混口饭吃、混件衣服穿的我了。我这时已读了不少书,结识了保尔,结识了卓娅和舒拉,结识了董存瑞,结识了黄继光,……我被他们为革命为人民而敢于奉献自己的精神所深深地打动。尽管我不可能成为他们那样的英雄,但我可能在我的工作岗位—兰州百货公司营业员所站的三尺柜台上做出成绩。我要当英雄,决不能当逃兵—我自小个性倔强,我怕丢人。

  这时,周围的同志也向我伸出了热情的双手,特别是当时的业务科长,总是在工作上指点我,在生活上关心我。我们经常在一起探讨业务,参加文艺活动。他吹口琴,我唱歌,……大概是从这时开始,我们相爱了,这给我的工作带来了无限愉快,给我的生活带来了充实,我想我从这里也找到了人生的一个支点。

  说起那时我的工作,那可真是不知该怎样形容,为了练好算盘,我把月亮和星星当成了算盘珠;为了练习“一口清”,我与所有货物交上了朋友。我生了三个孩子,对56天的产假,从未熬到假满就去上班了,大孩子未满三个月,就让婆婆带到陕西的农村,一口羊奶,一口小米粥喂大。而我的心里,只装着工作、工作……

  终于,成绩给我带来了荣誉。1958年,我出席了全国青年建设社会主义积极分子代表大会。1959年,我又接到了敬爱的周总理亲笔签名的请柬,和王铁人一起出席了全国群英会。更令人难忘的是,在群英会的宴会上,我与敬爱的周总理同桌进餐。总理得知我是上海人,为支援大西北的建设来到甘肃工作,特意为我夹菜,问长问短,并用上海话鼓励我要在祖国的西北生根、开花、结果。……没有接近太阳的人,永远不会体味到阳光的温暖,没有得到过这份荣誉的人,是永远体会不到这份荣誉对于一个人的价值,对于一个人一生的影响。

  正因为我得到过太阳的温暖,所以,任何艰难曲折也不会使我屈服。“四清”的时候,我的丈夫被捕入狱,罪行是他的家乡来人想为公社买些马车轮胎,他这个热心人就以公司的名义开了介绍信到机电公司联系,结果事情没办成,他却因此成了投机倒把、贪污犯进了监狱。尽管他一年后被无罪释放,但是,在当时极左路线下,家属也受到了株连。那时,我的压力是可想而知的。一张张过去曾是热情的脸一下子变得陌生与冷漠,过去为我竖大拇指的一些人也改用食指戳我的后背,原来可以出席诸如“三八节座谈会”、“国庆茶话会”的资格也自然被取消了。……但这一切都没压垮我的身躯,我牢牢记住周总理的谆谆教导,记住这历史的嘱咐!我终于在这场风雨中挺过来了,而且以更大的毅力,经受了“文化大革命”风暴的挑战。

  亏损,是70年代中国大地上的“流行病”。兰州市最大的菜市场—酒泉路副食商场带着这个“流行病”和上一个年代的派性蹒跚而沉重地跨人1980年。有一天,我被召到市蔬菜公司负责人的办公室。当时,我是全省闻名的“六好企业”南昌路副食公司的业务副经理。领导派我去酒泉路副食商场任经理兼书记。我真舍不得离开刚刚搞出点眉目的南昌路副食商场,但我还是服从组织决定,答应去“试试看”。

  说句老实话,初进酒泉路商场,我心里还真有点胆怯。那里当时有三位男性正副经理,只是因为“尿不到一个壶里”,才拖住了商场前进的脚步。自己又是一个女的,有多大的力量?而等待我的是连续几个月领不到工资的300多名职工,以及库房里积压下的100万元的滞销商品。这时,我已经摸到了职工们一潭死水一样的心态,积压与货源组织不当造成亏损的症结以及领导班子瘫软的现状。在穿上商场工作服与职工们一起连续站一个星期柜台之后,我果断地作出决定:1.实行代购代销,解决资金不足带来的困难;2.积极处理库存积压,促进流动资金周转;3.实行挂牌服务,提高商场信誉。结果第一个月实现盈利2.5万元,职工们除及时地领到了工资外,还乐呵呵地拿到了奖金。第二个月利润翻番,盈利5万元,商场人均创利一下子跃居全国同行业先进水平。3年过去了,这个昔日破败的商场面目一新,修建了职工宿舍、托儿所、盖起了商品仓库、冷库和营业亭,这个商场的白兰妹成了闻名遐迩的劳模,过去那些调皮捣蛋的小伙子也变得干劲冲天,呼呼啦啦地成长起来,成了商场经营的骨干。

  1983年,我被调到兰州贸易信托公司当主管业务的副总经理。当时的信托公司业务范围小,经我四处联系,先进了一批“福日牌”彩电,公司一下子挣了不少钱。这中间我联系、定货、采购什么都干,事情办成了,闲话也就来了,什么“纪蕴霞总爱出风头,好表现自己”,“纪蕴霞这个副总经理怎么像个业务科长”等等。这表明有些人还不知道“经理”到底是干什么的?如果每个经理、每个人都“出风头”,都为国家“表现”又有什么不好呢?在我为公司业务忙碌不迭的时候,正是我儿子在云南前线参战的时候。孩子上前线之前,我们家里谁都不知道,到了老山他才用一张香烟盒纸给我写了封信,说是平安无事。他为了不让我们耽心,提前以不同的日期写了十几封信,隔几天就让战友发一封回来。当时,我连电视上打仗的节目都不敢看,一有报道老山战况的消息就关掉电视。儿子负伤住院,也没告诉我们,直到部队凯旋,组织给我们寄来了他的立功喜报,并邀请我们去参加凯旋大会,我才去见到了经过战火洗礼、身扎绷带的儿子。但我这个做母亲的在他身旁没有多待几天,又去联系业务了。我绝没有想到组织上会让我去创办甘肃省供销系统最大(在全国供销系统排行第二)的兰山商场。上级主管部门只拨给了20万元,还不够购置柜台货架。一切由自己去奋斗,去开拓;我绝对没有想到这支即由我统帅着去冲锋陷阵的队伍是招来的待业青年,他们从未体验过站柜台的甘苦;从外单位调来的人员中有不少是“处理品”;而业务骨干却屈指可数;从周围的几家小商店合并过来的人员,也是各有各的心思—原来经营好的,怕跟着我连工资都保不住。就连原来经营极差,每个月只拿到2.5元工资的,都怕连这2.5元都要飞了。我对这支人心涣散的队伍进行了艰苦细致的思想工作,激励他们发扬中华民族勤劳勇敢,坚韧不拔的精神,去艰苦创业,要干出个模样来给人看看,给自己看看。而最逼人的还是时间,从7月底筹备到年底开张总共才有153个日日夜夜,看似遥远却又近在咫尺。这是逼人拿出真功夫,真勇气的日子。

  同时,我更没有想到,一股潜流正在我的脚下蔓延。当初,远在筹建这个商场的时候,省供销社的领导为选择一个富有开拓进取精神的商场总经理费了不少心血,最后将这付重担交给了我。七尺须眉都不敢挑的重担,落在我这个细嫩纤弱的女子肩上,其压力就可想而知了。但还有不少流言蜚语向我袭来,有人甚至断言,不出3个月,纪蕴霞就会走着进来,爬着出去……。而我这个人经过多年的磨炼和奋斗也养成一个“怪毛病”,就是别人认为我不行的事,我偏要闯一闯,干出个样子来。时间就是金钱,效益就是生命。我召集起全体人马,加人建筑工人的行列,与他们一起粉刷房屋,清理垃圾,以加快扫尾工程的进度。对于一个商场来说,所有的家当都等着贷款置办,我奔走在一家家银行和一家家工厂筹款筹货。像兰山商场这样一个3层楼的商场要开业,“铺底货”最起码也要500万元,可当我的心和商场的货架一样显得空空荡荡。我不得不采用灵活的经营方式:代销、赊销、经销、购销、展销,……以不辞烦杂的付款方式:月结帐、季结帐、半年结帐、年终结帐……终于,一批批名优产品涌进商场。当然,其间的艰辛只有我自己清楚。面对那一家家高大的工厂,有时连大门都进不去。光为了见一家家电产品的厂长,我和忠于职守的门卫师傅打了14次交道,一次次都被义正辞严地堵在了厂门外,在第巧次我终于感动了门房守卫,迈进厂门,见到了厂长时,我竟一时什么话也说不出,几乎落下泪来。

  1986年12月30日,是我最难忘的日子—兰山商场终于开业了。牌子亮出一个月就名声大振,月营业额达到374万元。转眼间,又一个年头飞逝而去,商场全年的营业额达到2517万元,纯利润76万元。

  两手空空地闯荡了一年,竟写出一个76万元利润的辉煌历史。当那位在别的单位一个月只拿到二元五角工资的姑娘,在数着一叠厚厚的奖金的时候,我也沉浸在无限的欣慰与喜悦之中。然而。一个优秀的企业家决不能躺在以往的历史上睡大觉,而更多的则是着眼未来。商场建立一年多,经济效益虽然在不断提高,企业有一定发展,但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却有点势单力薄,怎样使一个新建的商场永葆青春,永远保持创业者的勇气和坚韧精神呢?一个新的设想又从我的脑海中闪过;打破传统的以产定销封闭经营的模式,组建以兰山商场为依托,联合省内外厂家和基层供销公司、商店参加的产供销联合体系。这既能解决商场紧俏商品货源不足的状况,又可以在横向联合中扶持地方供销社,调剂余缺,扩大销售网络。1988年4月5日,以兰山商场为首,联合全国300多家工厂、基层供销社以及商业企业的兰山商场集团公司成立了,我被任命为董事长兼总经理。我一手抓集团建设,一手抓开拓经营,努力扩大购销,取得了显著的经济效益,显示了集团经营和规模经营的优越性。集团公司成立以后的短短4个月中,共完成销售近1600万元,实现利税70万元。

  当然,在商品的大海中航行,不会总是一帆风顺的。从1989年开始,市场逐步开始疲软,给我们的商场带来了极大的压力。我不得不另辟蹊径,抓了多条腿走路。首先在商场下大力抓优质服务工作,在全商场深人开展“三优一满意”的双文明竞赛活动,开创了优质服务的新局面。二是进一步沟通城乡购销渠道,将我省的一些土特产和畜产品推销到苏州、广州、珠海等地,甚至还销往台湾,有力地促进了地方工业和乡镇企业的发展。同时又从20多个省市购进各种家电名优产品,既满足了消费者的需要,活跃了市场,又提高了经济效益。三是选择“城市包围农村”的途径,将大批在城市滞销的商品用“大篷车”拉到农村市场,使效益大增。四是充分意识到在当今的企业活动中,信息获得的快慢和多寡已成为决定命运的关键之一。我从广播、电视、报刊、杂志、广告、文献资料中捕捉信息,向有关部门、地区和单位发函征集信息,向信息服务部门有偿索取信息,我亲自带队或选派业务骨干奔赴全国20多个省市,对重点商品生产厂家和供货单位进行走访,到市场上和用户中调查研究,从而预测市场行情的变化趋势,掌握第一手资料,果断作出正确的决策。正是由于我们信息及时,决策准确,在商品的销售上做到了“你无我有,你有我新,你新我优,你优我廉”,从而在市场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1990年,我们商场的销售额达到3000多万元,终于突破了“疲软”的难关。我也被当选为中国企业管理协会、女企业家协会副理事长,甘肃省女企业家协会会长。在1989年9月28日,我光荣地出席了全国第二次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者大会,受到了邓小平、江泽民、杨尚昆、李鹏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从1959年到1989年,两次都有幸参加全国群英会的人不多,我是其中之一。从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到我们党的第三代领袖,我都受到过他们的接见。想我纪蕴霞只不过是做了一点点工作,就得到了这么高的荣誉,我只有努力工作,才能报答党的恩情。于是,我从银行贷款1200万元,动工修建13层的甘肃供销大厦,竣工之后我们的事业将会“更上一层楼”。

  在出席全国第二次群英会时,我想起了我幼时的一段往事。我刚刚降生不久,因为是个“赔钱货”,又给家里带来了灾难,因为我的哭声引来了日本鬼子,抓走了我的父亲去做劳工,所以,我曾被抛弃在冰天雪地的大桑树下,是一位好心的老阿婆将我救回去,一口汤一口粥养了半年多,才又将我送回家。可以说:没有那位好心的老阿婆,这个世上就不会有我纪蕴霞。当然,没有党的领导,没有兰州—这座给了我生活、工作天地的城市,也不会有今天的纪蕴霞,也不会有我今天这番轰轰烈烈的事业。因此,我不能不为我当年从上海来到兰州这一行动而由衷地感到自豪,我不能不为兰州—这个给我以新的生命的城市而奋斗!我爱您—兰州,您是我的第二故乡。

  1991年5月(本文原载甘肃人民出版社1995年出版的(《援兰群英谱》)

(责编:)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