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红色记忆 >> 口述史 >> 正文

我的回忆

2010-06-01    作者:韩铁成    来源:未知    点击:

  1953年,“三反”“五反”运动后,上海市的私营工商企业,受到党和国家的帮助与扶持,有些行业经过加工定货,统购包销,业务逐渐得到恢复和发展。但也有一些行业如钢铁、五金、颜料、化工、染料、纸张等,因依赖进口维持业务,由于帝国主义的封锁,业务受到很大的影响。这些私营企业,虽有比较雄厚的资金,国营公司也想方设法给以货源,尽管有的从批发转为零售,但业务发展有限。此外还有一些服务业如饮食、旅店、服装、照相、洗染等行业,日益萧条,有的甚至发不出职工的工资。

  有鉴于私营企业的出路和内地建设的需要,上海市第二商业局会同上海市工商业联合会,经上级主管部门同意组成西北参观访问团,由沈锐(女,上海市第二商业局处长)为团长,吴振珊(男,上海市工商联常委,上海市棉纺公司私方副经理)为副团长,团员有钱念祖、韩铁成、朱天民、吴治藩、林一川等,代表颜料、五金、纸张、饮食、服务、照相等行业到内地和西北参观。出发前,上海市工商联胡子婴秘书长接见了全体团员,指出参观团的主要任务是:输送一批服务人员去内地支援建设;带一部分私营企业的资金前去投资,建设一些当地需要的饮食服务行业的设施。我们于1955年8月中旬从上海出发,先后访问了洛阳、西安、宝鸡、兰州。在洛阳和西安均签订了协议,由上海方面投资建设了洛阳大旅社,在西安建设了东亚综合服务大楼。当时宝成铁路尚未通车,经济尚在起步时期,所以与宝鸡没有签订协议。1955年国庆节刚过,我们从宝鸡来到了兰州,受到了兰州市党政领导及民建、工商联负责人的热忱接待,聆听了省、市领导对兰州市远景规划的介绍,参加了兰州市民建、工商联为我们举办的座谈会,参观了白银、西固、安宁等区,浏览了市容。同时还参观了国庆节开业的永昌路百货大楼(兰州市私营批发商投资修建的),正在进行内部装饰的兰州饭店和当时第一流设备的人民剧院。当时兰州还没有自来水,没有一条像样的柏油马路,也没有什么高楼大厦,只有理发、照相、饮食、旅店、浴池等一般的服务行业,设备十分简陋。尽管当时兰州还比较落后,没有现代化城市设施,但根据规划蓝图来看,发展潜力很大。为此,我们代表团与兰州市达成了由上海市投资200万元人民币并输送一部分服务人员的协议。

  1955年10月下旬我们回到上海后,代表团写了一份综合报告呈上海市领导及胡子婴秘书长审阅;关于履行协议(主要是落实资金)工作由钱念祖和我俩人负责;上海市黄浦区工商联具体安排投资企业主名单。当时上级指示批发商歇业改造必须在1955年底以前完成,以迎接1956年全行业公私合营,在兰州的投资要积极履约。上海向兰州市投资的207万元资金就是经黄浦区工商联与企业主协商后完成的。随后我们于1956年即与兰州市服务局(局长赵子明)取得联系,积极筹备成立了兰州市公私合营建兰公司,股息由该公司负责发放,公方经理马象英,私方经理钱念祖、韩铁成。在王君朗副市长的领导下,筹建了建兰饭店,红光、健康、幸福三个浴池,东岗、七里河两个综合市场,由钱念祖与我负责基建。1957年12月服务局合并归商业局,建兰公司也与大众企业公司合并,公私合营改名新兰公司,后来又与福利公司合并,成立兰州市饮食服务公司,钱念祖为第一副经理,我为第二副经理,负责业务、基建及对私改造工作。

  当时兰州市党政领导对上海积极支援兰州建设表示热烈欢迎和支持。随即由杨一木、王君朗等领导同志组成代表团去上海进一步协商,扩大支援范围。当时确定迁兰的商业企业有:信大祥、泰昌、培琪、王荣康、大中华、悦宾楼、葛裕兴、立达、同华楼、意姆登、登记、国联、龙祥等;轻工业企业有玻璃、搪瓷、胶鞋、热水瓶、印刷等厂,以及文艺表演团体春风越剧团。一时间在上海形成了支援大西北建设的热潮,成立了上海迁兰工作组(我是工作组成员之一),同时兰州也相应的成立了接待组。在王君朗副市长、田广润局长的大力支持下,把最好地段的营业场所让给上海迁兰企业,对迁兰企业的人事和生产福利也进行了妥善的安排。

  上海迁兰企业到现在屈指已35年了,其间也经过了不少的风风雨雨,但在省、市党政的正确领导下,他们为兰州市的经济建设做出了应有贡献,对繁荣兰州市的工商经济发挥了一定的作用!

  (作者系甘肃省工商业联合会原名誉主席)

  1991年1月于兰川(本文原载甘肃人民出版社1995年出版的《援兰群英谱》)

(责编:)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