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红色记忆 >> 口述史 >> 正文

将星殒落华家岭

2010-06-10    作者:孙继先    来源:铁流汇陇原    点击:

  一九三六年十月中旬,蒋介石发现我方面军北上会宁的行动部署,急令嫡系王均第三军全部和西北军一部及毛炳文三十七军全部,南北夹击我军。南路王均第三军全部和西北军一部配合,沿西兰公路蜂拥而来。此时我五军遵照徐总指挥的命令,速向西兰公路抢占险要地形华家岭。第一线阻击敌人的阵地,选择在华家岭南侧马家营子一带,拦腰截断西兰公路。罗南辉同志的指挥所,就设在马家营子的后面山梁上,便于观察全面情况。把第一梯队的两个团,沿西兰公路两侧部署成一袋形阵地,尽管让敌人往里钻。

  西北黄土高原缺木少草,山上光秃秃的。部队的隐蔽全靠战壕和巧妙地利用自然地形,这可要靠指挥员的指挥艺术。善于隐蔽部队,出敌不意,是以少胜多,完成战斗任务的重要手段。罗南辉同志正擅长这种作战手法,他把阻击部队部署就绪,急令挖战壕、构工事,做好一切战斗准备。他还多次检查部队隐蔽得好不好,战斗任务的区分是否明确,就连部队隐蔽出击的道路,他都选择、分配得十分具体得当。他号召部队打好大会师的第一仗,给党中央、毛主席、朱总司令、周副主席送一个见面礼。这个响亮的口号激励了全体指战员。各团、营、连斗志高昂,连夜鏖战构筑工事,进行伪装,一切都准备停当。罗副军长把这一切都向董军长作了汇报。

  第二天(十月二十二日)清晨,罗副军长又一次检查了伏击部队的隐蔽情况,回到指挥所用望远镜紧紧盯着西兰公路南端的两侧。敌人来了,王均的先头部队走在最前面。罗南辉同志微笑着说:“龟儿子来得好快呀,老子等了你一夜,也该让老子吃一顿‘早饭’了。”说完,就给各部队下达了出击的预令。

  敌人自恃人多、枪好、弹药足,气焰十分嚣张,分作四路纵队沿公路窜来。走在中间的一个肥胖的家伙骑着一匹高头大马,头上戴顶皮帽,两只帽耳被风一吹,忽闪忽闪地像两只猪耳朵在晃动。他手拿望远镜勒马瞭望,没有发现我军,他便催着一群喽罗抢占华家岭的有利地形。敌人钻进我军的口袋,罗副军长高兴得直拍巴掌。等敌人完全进了我预定开火的地点时,他一声令下,刹那间,轻重机枪吐着长长的火舌吼叫起来,手榴弹在敌群中“轰轰”地爆炸。随着惊天动地的喊杀声,红军如潮水般冲向敌群。敌人乱了套,丢下一片横七竖八的尸体,四下乱跑。出击部队带着一串串穿着灰色棉衣的俘虏,扛着缴获的机枪、步枪胜利归来。那个骑着高头大马的胖子是个团长,也被击毙了。罗副军长了解到各团的缴获情况后诙谐地说:“不错嘛,王均这个运输队长当得不错,我们欢迎他再来。”

  这时,战场上似乎平静了,战士们正在抚摸着刚缴来的各种武器,谈论着罗副军长料敌如神的出色指挥。罗副军长来到战士中间,笑着向大家打招呼:“小伙子们,你们打得好哇!”战士们一齐回答:“还是副军长指挥得好。”罗副军长把手一摆说:“好了。赶快准备吧。敌人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一定还会来的,让我们迎接新的战斗任务吧。”

  罗副军长检查完部队的准备情况,回到指挥所,便听到空中马达轰鸣,几架敌机由南向北飞来,一阵狂轰滥炸后,敌人的大炮也向我前沿阵地开火,一群群炮弹呼啸而来。马家营子及华家岭南侧的山头,即刻腾起浓烟烈火,罗副军长的指挥所也被炮火炸没了。敌人的步兵成群地冲上来。罗副军长站在战壕里命令部队反击,机枪、步枪、手榴弹大显威风,把敌人集团式的冲锋打得落花流水。正当罗副军长站在高高的土坎上观察敌情时,敌人一群炮弹和敌机扔下的一排炸弹,同时落在他的四周,夺去了他年轻而伟大的生命。

  当徐向前总指挥接到罗南辉同志壮烈牺牲的电报和战报时,哀伤得久久说不出话来。徐总默默地脱下五星帽向罗南辉同志致哀,流着眼泪沉痛地说:“罗南辉同志是红军中一位优秀指挥员,他的牺牲,是我军的一大损失。南辉同志为党献身的精神比华家岭高,南辉同志的英名将与华家岭共存。”

  罗副军长在华家岭为保卫红一、二、四方面军胜利大会师而献出他那宝贵的生命,至今已整整四十五年了。四十五年来,他以身许国,为党捐躯的崇高精神,一直激励着我前进。

  (作者时任红四方面军第三十一军九十三师参谋长)

(责编:)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