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红色记忆 >> 口述史 >> 正文

张一悟:甘肃党组织的缔造者

2011-06-29    作者:周学海 丁炜娜    来源:中共榆中县委党史办公室    点击:

  人物:张一悟,甘肃省最早党员,甘肃党组织的创始人
      口述:张凌青,张一悟大女儿,现居北京
         张桂英,张一悟大孙女,现居榆中县
         史振华,中国农业科学院兰州畜牧与兽药研究所退休干部
         周学海,榆中县委党史办主任
      记录:丁炜娜
      商报讯 在风景秀丽的兴隆山脚下,安息着一位为甘肃党的建设和革命事业作出巨大贡献的革命先驱——张一悟。张一悟先生是甘肃党组织的创始人、中国共产党在甘肃的第一个组织——中共甘肃特别支部的第一任书记。正如他的祭文中所写的:“你像一个辛勤的农民,和其他同志一道,把革命的种子,最早撒在甘肃的土地上,用自己的心血来灌溉、抚育、培育,小心地保护它们发芽、成长和茁壮。”张一悟为甘肃党组织的建设、发展和马克思主义在甘肃的传播,都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张桂英:青山脚下守望爷爷英灵(小标)
      5月末初秋的一些阳光明媚的下午,西部商报记者走进张一悟先生位于榆中县的故居,百岁高龄的围墙诉说着沧桑的历史。院子紧邻着一大片麦地,还没有抽穗的麦子绿油油的一大片随风摇曳。推开吱呀作响的门,宽敞的院子里种着核桃树和梨树,张一悟先生卧室、上堂屋等房间依稀还有当年的模样。陈旧的皮箱、张一悟先生使用过的物件都保存完好。先生的大孙女张桂英居住在这里,照看着爷爷留下来的这座院落。“现在,我的两位姑母都居住在北京,小叔身体不好在兰州休养。只有我一个人生活在爷爷的院子里。”张桂英女士告诉记者,“总要有人守着这个家,逢年过节的给爷爷、奶奶、父母上个坟。从小,我就知道我的爷爷是个了不起的人,父亲闲下来的时候,总喜欢给我们讲述爷爷闹革命的故事。”
      张桂英(口述):
      我爷爷出生在106年前,也就是1895年,正值清朝末年。出生地是榆中县城关镇北关村,家里人起名张种德,又名张谷,字芸生,又字玉圃,号龛谷云僧等。太爷爷是清末的举人,曾经当过恭亲王的老师。爷爷出生在一个书香门第,也是一个封建思想浓重的家庭。与维护封建礼教守旧思想的太爷爷不同,爷爷从小立志挽救祖国民族于危机衰亡之中。1918年秋,在爷爷23岁那一年,考入北京大学预科班学习。进入大学,爷爷立即向革命组织靠拢。第二年的5月,爷爷和在北京求学的同乡、同学张亚衡,丁益三参加了五四运动。他们以“甘肃代表”的身份到段祺瑞官邸请愿,强烈要求废除“二十一条”不平等条约。在北大读书期间,李大钊是爷爷的老师。在李大钊的教育引导之下,爷爷接受了马克思主义,在1924年加人中国共产党。
    张凌青:爸爸当年送我去延安(小标)
       张一悟先生共有四个子女,长子张怀清已经过世。长女张凌青、次子张华清和幼女张荷清都是年逾古稀的老人了。80多岁高龄的张凌青老人与父亲张一悟相处的时间比较长。从外交部门退休后,张凌青老人一直居住在北京,在电话中,张凌青回顾了张一悟先生送女奔赴延安参加革命的往事。
      张凌青(口述):
      1939年7月,我从栖云女校六年级毕业。毕业后,父亲就将我送到了延安参加革命。孤身一人到达延安后,我被分配到延安鲁迅艺术学院速记班学习速记。毕业后,分到西北局任速记员。1942年,当时我年近16岁,离开家三年了,我十分想念远在榆中的妈妈和父亲,想家的情绪时时刻刻萦绕在我的心头。我就给父亲写了一封信。信中说,由于自己很小就离开家去延安,不习惯于集体生活。同时,由于离家久,我十分想家,想妈妈。因此请父亲能想办法让她回榆中。看到我的信,爸爸非常生气,当即回信,批评了我幼稚的想法和做法,鼓励我不要留恋家庭,做一名勇敢的新社会有为的新女性。
      在我们四个兄弟姐妹的一生中,虽然与父亲分多聚少,相聚很短,但父亲对我们的要求都非常严格,是父亲把我引上了革命的道路,使我成长为一名革命战士。不论是在青少年时期参加青年抗战团榆中支团宣传抗日救亡,还是在革命圣地延安工作,解放战争时期转战山东;不论是在公安战线,还是在外交部门,父亲贫贱不移、威武不屈的革命精神和学而不厌、诲人不倦的治学精神时时激励着我不断进步。
    史振华:我给张爷送信
      1925年年底,宣侠父、张一悟等人在兰州市小仓子六号张一悟家中秘密开会,成立了中共甘肃特别支部,张一悟任特别支部书记。从此,中国共产党在甘肃展开了有组织的活动。在此期间,张一悟带病坚持革命,在兰州、阿干镇、黄峪沟等地活动。此时,年仅21岁的史振华,在张一悟的引导下,从一个药店伙计逐渐成长为秘密交通员。现年86岁的史振华老人是中国农业科学院兰州畜牧与兽药研究所的退休干部,他向记者讲述了当年为张一悟送信的惊险故事。
    史振华:认警察作舅舅 给张爷送信(小标)
      史振华(口述):
      解放前,许多兰州人都把张一悟称“张爷”,一是张一悟留着大胡子,看上去岁数好像很大;二二张一悟的针灸技术高超,治好了很多的病人,很受群众爱戴,所以把他叫张爷。我和张爷认识是在1945年。那时我才18岁,是中华路万顺堂药店(今张掖路亚欧大厦边)中的伙计。别看我年纪小,但已在两家药店中干了五六年,算是老店员了。当学徒的日子里吃够了苦头,经常被打得鼻青脸肿。张爷经常来万顺堂药店取药,我虽然年龄小,但人却很麻利。每次,张爷都让我给他取药,一来二去我们就认识了,但很少说话。
      在药店工作很辛苦,经常被老板打,还不发工钱。张爷看到我的惨状,帮我摆脱困境,给我了介绍新工作。这时,和张爷的接触就更多了,他经常让我给城里的朋友们捎信带话。我就以进城办货的名义给他送信。这时,我并不是党员(史振华于1956年入党),但张爷非常信任我。我知道张爷是“共产”,也知道收信的人也是“共产”,但我还是义无反顾地给张爷送信,丝毫没有想过被敌人发现了怎么办,只觉得张爷托付的事情,我无论如何都要办成。
      从阿干山寨进城,八里窑是必经之地。警察局在这里设卡,盘查过往行人,经常要搜身。有几个警察非常凶狠,是最难过的卡子之一。一天,我过卡子时,碰到了一位姓窦的警察。从他的声调中我听出了榆中口音,就和他套近乎,一聊之下,发现他是榆中金崖附近的人。他问我是哪里人,我说是金崖镇邴家湾的,他又问我父母的姓名,一来二去我们还拉上了亲戚关系。算起来,这位警察和我母亲还是一个家族的,他强调,“你还要叫我阿舅呢?”于是,我也就顺利成章地把他认作舅舅,和他攀扯上了亲戚关系,路过卡子就方便多了。
      如今时间久远了,当年许多往事都渐渐模糊了,挂在我家的张爷照片依旧清晰如初,张爷说的许多话还时时在我耳边响起。
    周学海:陇原大地播火者(小标) 
      在钟灵毓秀的兴隆山栖云峰脚下,有一座非常普通的墓碑;在附近的县城里有一条路叫“一悟路”,一所小学被命名为“一悟小学”。在张一悟的家乡榆中县,人们以各种方式纪念这位革命的先驱,表达人们的敬仰和怀念之情。1951年1月3日,张一悟长眠于此。
       张一悟先生是甘肃籍最早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党员之一,更为重要的是,张一悟先生是甘肃党组织的创始人、中国共产党在甘肃的第一个组织——中共甘肃特别支部的第一任书记。榆中县委党史办主任周学海向我们讲述了张一悟先生创建甘肃特支的历史。
    成立甘肃特支 让党旗在陇原大地高高飘扬
      周学海(口述):
      1925年10月,冯玉祥派宣侠父和钱崝泉协助师长刘郁芬率国民军第一军第二师西征甘肃,并代行甘肃军务督办,部队驻扎在兰州。同时,张一悟也接到中共北方区委的知识,要求他与国民军第二师内的共产党员街头,成立中共甘肃特别支队。
     原来宣侠父和钱崝泉也是共产党忠实的革命战士。到达兰州后不久,便接到李大钊的密信,要求二人利用军务之便,设法与在甘肃的共产党员张一悟联系,向张一悟传达中共北方区委关于在兰州建立党组织的指示。
     此后不久的一天夜里,在兰州市小仓子6号张一悟家里,甘肃第一个党的地方组织——中国共产党甘肃特别支部正式成立,张一悟为支部书记,宣侠父、钱崝泉为支部委员。这标志着自辛亥革命以来资产阶级领导的甘肃地区的旧民主主义革命的结束和甘肃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进入彻底的反帝反封建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历史新阶段,甘肃人民从此有了强有力的组织者和领导者,带领工农群众和各阶层进步力量,建立广泛的统一战线,书写人民革命斗争历史的崭新篇章。
      随后,在张一悟、宣侠父、钱崝泉三人的共同努力下,秦仪贞、王陶、谈仲瑜、韩玉贞等一批有志之士加入到特支的工作中来,一时间,在甘肃这片热土上,党的星火渐成燎原之势。
      甘肃特支建立后,围绕中共“三大”确定的建立统一战线,实行国共合作,加速国民革命步伐的任务,开展了多项工作。
    落叶归根:弥留之际仍然牵挂家乡建设(小标)
        1949年7月28日,陕甘宁边区人民政府任命张一悟为甘肃行署教育处第二副处长、兰州军事管制委员会委员兼文教处副处长。同年12月2日,经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四次会议通过任命他为甘肃省人民委员会委员。1950年3月17日,经政务院第二十四次政务会议通过任命他兼任甘肃省人民政府监察委员会委员。同年10月,在甘肃省第一届人民代表会议上,他又当选为省人民政府委员。
     1949年8月26日,兰州解放,张一悟十分高兴,他惦念家乡的人民和革命。自己虽在重病之中,仍迫切希望为甘肃人民贡献自己最后的力量。他多次向组织请求回兰州工作,1950年12月,党组织和人民政府同意了他的要求,并派他的长子张怀清去大连接他,由于张一悟身体过于虚弱,加上途中劳顿和受了风寒,到兰州后病情恶化,于1951年1月3日22时40分逝世,时年57岁。

(责编:管理员)
分享